菊齋 / 待分類 / 1232年,一場瘟疫如何壓跨一座城

分享

   

【葉城到香港物流】1232年,一場瘟疫如何壓跨一座城

2020-09-15  菊齋

800年前,汴京城也有一場瘟疫。


知道這場瘟疫,是因為元好問和白樸。

白樸的《天籟集》前序裏説,白樸小時候,曾跟着元好問逃難,後來染上瘟疫,元好問將他抱在懷裏六天六夜,終於救回他性命。

看到這一段,實在動容。


金  楊微  二駿圖卷

白樸染瘟疫不知是在哪一年,但白樸七歲的時候,也就是1232年,金史記載着汴京城的確發生過一場大瘟疫:
瘟疫大概持續五六十日,首尾三個月,各城門運出去的死葬人數達九十餘萬(如果算上貧不能葬者,總數估計至少在百萬以上)。
汴京大疫,凡五十日,諸門出死者九十餘萬人,貧不能葬者不在是數。
——《金史 哀宗紀》
及壬辰、癸巳歲,河南饑饉。大元兵圍汴,加以大疫,汴城之民,死者百餘萬。
——《金史 后妃傳》
往者,遭壬辰之變,五六十日之間,為飲食勞倦所傷而歿者,將百萬人。
——金 元好問序李杲《脾胃論》
金末,汴京大疫,諸門出柩九十餘萬,貧不能葬者,不在是數,其災可謂至矣。
——明 于慎行《谷山筆麈》


這場瘟疫,雖有記載,但知道的人並不多。史上嚇得死人的十大瘟疫裏,還沒有它的座兒,甚至到現在都搞不清它是哪一種瘟疫,可能是流行性腸胃病,可能是流行性感冒,可能是肺鼠疫,可能是傷寒……①

然而歷史學家卻掂出了不一樣的份量:
大瘟疫第二年,汴京城破。
大瘟疫第三年,金國滅亡。

一場瘟疫,傾城傾國!
何以至此?

疫伏

有些事情,看起來好象很遠,但它卻會一步一步,走到你意料之外、又情理之中的地方。

1214年,蒙古軍挾着雷霆之勢,連破金國九十郡,所過之地無不殘滅。
1215年,蒙古退兵,嚇壞了的金宣宗不敢繼續留在中都,於是帶着宗室、百官把都城遷到汴京。③

這是汴京城瘟疫遙遠的開端。

1231年,蒙古再次劍指金國。
1232年,在金軍輸掉三峯山大戰後,三月廿二(公曆4月13日),蒙古第一先鋒速不台直撲金國最後的都城汴京。


為了守住這最後的都城,金國不顧一切地打算拼命。
金哀宗宣佈全城戒嚴,並將城外的軍民以及南渡的將士家屬全部遷入汴京,同時命令附近城市的軍民也攜帶糧食遷入城內,再加上因遷都南渡的移民和逃難而來的黃河以北各族民眾,汴京城人口立時暴漲(據説可能在兩百萬至四五百萬之間)。②

人多,很多時候是好事。人多了可以保證守城的人手,也可以增加民夫運送武器糧食,能供給軍隊的物資也多。金哀宗估計就是這麼想的。

但,人多,也容易失控。

北宋時候的汴京城全盛時期大約十萬户,約百萬人上下,一百年後金國的汴京城地方沒有大多少,人口卻是其兩倍到五倍,過度的密集會帶來什麼?
——在亡國邊緣搖搖欲墜的金哀宗,沒有時間想更多。

疫起

蒙古兵和拼了老命的金兵激戰了十六個晝夜。

四月初八(公曆4月29日),蒙古撤兵(撤兵的原因,據説可能是蒙古兵已有人染病)。

蒙古撤兵以後,汴京城中人人彈冠相慶,四月十四(公曆5月5日),汴京城宣佈解嚴,疲憊的兵士出城採集給養,卻不知道,一場更大的災難正悄然逼近。

五月十一(公曆6月1日)這一天,汴京城的天氣異常奇怪,都過了立夏了,卻冷得像大冬天一樣。
五月辛卯,大寒如冬。
——《金史》

汴京瘟疫突然全面爆發!④

金國名醫李杲記下了當時瘟疫病人的症狀:發熱、咳嗽、呼吸困難,非常怕冷。也記下了瘟疫蔓延的可怖:“沒染病的人,一萬人裏面也沒有一兩個。……每天運出城的亡者,大概有二萬人。”

民中燥熱者,多發熱、痰結、咳嗽。
——李杲《脈訣指掌病式圖説》(舊題朱震亨著)
其惡寒也,雖重衣下幕,逼近烈火,終不能御其寒。
——李杲《內外傷辨惑論》
曏者壬辰改元,京師戒嚴,迨三月下旬,受敵者凡半月。解圍之後,都人之不受病者,萬無一二。既病而死者,繼踵而不絕。……都門十有二所,每日各門所送,多者二千,少者不下一千,似此者凡三月。
——李杲《內外傷辨惑論》

杲當然也想過這瘟疫是怎麼爆發的。

蒙古兵圍城三月,城中士民的神經早已繃到極限,怕自家打不贏,又怕蒙古屠城,又因為人多物少,飢一頓飽一頓,吃不好睡不着,又疲於勞役,精神和身體上都早已透支,這時候人就很容易生病,病了以後又診治失誤(就是元好問説的“壬辰藥禍”),那就等死了。

大抵人在圍城中,飲食不節,及勞役所傷,不待言而知。由其朝飢暮飽,起居不時,寒温所失,經三兩月,胃氣虧之久矣,一旦飽食太過,感而傷人,而又調治失宜,其死也無疑也。
——李杲《內外傷辨惑論》

後世的研究説,瘟疫的源頭可能在蒙古兵裏,他們撤退以後金兵出城採集給養,有可能接觸了染病的屍體或者物品,在不知不覺中把傳染源帶回汴京城裏。但李沒有提到這個。

總之,瘟疫在疲憊、虛弱、人擠人的汴京軍民裏迅速蔓延開來。一天之內,運出城的亡者竟有二萬人之多!而這樣的情形,延續了五十天!

疫亂

蔓延的瘟疫引發了更大的恐慌。

每個染病、未染病的人,都想盡快逃離這座死城,甚至連守城的軍士們都紛紛奪門而逃。

面對飛速蔓延的疫情和極度動搖的人心,朝廷顯然束手無策。

史料上沒有記載金哀宗曾經組織有效的官方救濟和醫療應對,於是李杲等民間醫者自己組織起來施救,然而神祕的瘟疫使對症下藥成為難點,多數醫者的誤診和錯治成為疫情惡化的催化劑,元好問甚至認為大瘟疫的鍋應該甩給這些個庸醫來背——他説這是“壬辰藥禍”。

不知道什麼原因,除了李杲的醫療手記、元好問的詩文以及元人編的《金史》,關於這場瘟疫的詳細記載,極少極少。

後世只知道,瘟疫大概結束於當年的六月上旬,連跨四、五、六三個月。

大疫讓數以百萬計的人死去,又逼使無數人逃離汴京。

沒有死去、也沒有逃走的人,在躲過大瘟疫以後,迎來了大饑荒。

到了這年的冬天,汴京城的局面已經一塌糊塗,米價高漲到一升值銀二兩,富貴人家的士女淪落成街頭要飯的,城中觸目都是瓦礫廢區……金國最後的都城,再一次淪為蕭條之地。

壬子,京城人相食。癸丑,詔曹門、宋門放士民出就食。
——《金史》

金哀宗不得不在當年的十二月放棄汴京逃亡蔡州,他帶走的文臣武將裏,就有白樸的父親白華。而白華的結拜兄弟,左司都事元好問,則和另一些文臣武將留守汴京。

汴京城到這個時候,已垂垂死矣。

第二年正月,蒙古兵捲土重來,留在汴京城裏的金朝官員、將士、百姓再次陷入圍城之亂。白樸的母親可能就在這時因為是官眷被擄掠或失蹤,元好問顧不得自身難保,竭力將白樸姐弟帶在身邊。

1233年三月,汴京城破。


1234年正月,蒙古與南宋聯軍猛攻蔡州,金哀宗不想當亡國之君,匆匆忙忙把皇位傳給大將完顏承麟,完顏承麟當然不肯背這個鍋,金哀宗就勸他:“我身體肥胖,跑也跑不遠,你身手矯健,説不定將來還有復國之望!”
完顏承麟於是勉強答應,第二天,聯軍破城,金哀宗上吊自殺,完顏承麟帶着殘部與聯軍巷戰,不久戰死,那時離他登基還不到一個時辰。

圖源:網絡


金國就這樣走到了最後一步。

回望

有人説是那場瘟設,壓垮了汴京、壓跨了金國。

時間來到1910年,在大清朝的哈爾濱,也有過一起大瘟疫(據説和汴京大疫一樣,也是肺鼠疫),彼時,朝廷召來醫者伍連德,合力應對。

東三省總督錫良給了伍連德充分信任。要人,給人。要物,給物。要權,給權。絕不曾顧惜頭上那戴紅頂子。

而伍連德的出手也狠且準:

推翻醫學權威的判斷,把瘟疫重新定義為人傳人的肺鼠疫。

嚴格隔離死亡、重症、輕症、疑似者,保護易感者。

死者火化,全區封鎖,交通管制。

哈爾濱瘟疫最終在67天后撲滅,死亡人數約6萬,比起人們最初的悲觀估計,犧牲已是竭力降到最小。

據説,清朝廷處理這次瘟疫的態度和力度,可圈可點。

再回到800年前看汴京大疫,一條一條比對,汴京的失敗呼之欲出:

一,汴京城人口太密集。

大疫爆發時,疏散、隔離人羣,儘可能切斷傳染源,是重中之重。若不是汴京人擠人,瘟疫本不會傳得這麼快,死的人本不會這麼多。

二、民間醫者診治失誤。
元好問説這是“壬辰藥禍”,李杲認為大部分醫者都開錯了藥,導致疫情一再激化。在汴京瘟疫中,或有其因。大疫發生後,醫者是最應當正確面對、分析病情從而對症下藥的,切不可輕率。
、朝廷不作為。
金國朝廷面對疫情的措施,史料竟無記載,大概即便有,採取的也是敷衍了事的態度。如果朝廷正視疫情,給予民眾足夠的救治措施、物資準備和安全感,起碼,民眾的恐慌和驚嚇會減少許多。學界據此認為,因為金朝廷的不作為,汴京城逐漸被瘟疫推向覆滅邊緣。

如今我們回頭望去,800年前的汴京城大疫,和100年前的哈爾濱大疫,它們的意義,絕不只是故紙堆裏一團沒人看的筆記而已。

尾聲

説一點尾聲。

親歷大疫、親歷城破、又親歷亡國的元好問、白華、白樸都沒有死。

汴京城破以後,元好問帶着白樸,隨百官一起被蒙古兵解送聊城羈管。金亡後的二十餘年,他長期流離在齊、魯、燕、趙、晉、魏之間,一個人倔強地整理往事,以寸紙細字,親自記錄,決心編纂金詩總集《中州集》和史學著作《壬辰雜編》。

白華在金亡後,投降南宋,做了均州提魯,不久,又北投元朝,依附在世守真定的蒙古將領史天澤門下。後來元好問訪到在真定落腳的白華,將白樸姐弟送還。

白樸回家的時候十二三歲。大疫、城破、亡國在白樸心裏留下了永遠的陰影。成年以後,他仍然走不出亡國奔命的記憶,在多次拒絕元朝廷的薦舉以後,他最終棄家南遊,表示與元朝廷永無緣份。

他們是大時代裏渺小的縮影。

時代將個人捲進深不可測的浪潮,也許是亂世,也許是盛世,也許是大疫……
每個渺小的個體,都帶着時代深重的烙印。又反過來以自己的命運,給同一個時代,寫下不一樣的註腳。
參考和説明:

①  汴京大疫最具爭議的是其疫病性質,目前學界有任應秋“流行性腸胃病”説、馬伯英“真性傷寒”説、範行準“肺鼠疫”説、牟允方“流行性感冒”説、崔文成“傳染性肝炎或鈎端螺旋體病”説等多種論點。符友豐曾列舉有關此次大疫的諸多猜測,認為唯有鼠疫説才是“最近實際的推論”;曹樹基等繼續肯定了“肺鼠疫”的猜測,並將其視作“13世紀鼠疫大流行中的一個環節”;此後鼠疫之説逐漸佔據主流,被越來越多的論著引用。然而也有部分學者對此提出質疑。

②  吳松弟根據圍城前兩次大規模的人口遷入和因疫死亡的人數,估算當時城內總人數至少有200萬;曹樹基、李玉尚根據汴京降蒙時的147萬人加大疫致死人數,認為“戰爭之前,汴京人口當在250萬左右”;李中琳、符奎則提出要在曹、李兩位分析的基礎上,再加上《金史·赤盞合喜傳》中記載的死亡百萬人,共350萬;王國維甚至覺得當時城內人口可達四五百萬。

③  金一共有3個都城,一個是由金始祖完顏阿古達所建的上京會寧府,第二個則是燕京,海陵王完顏亮遷都於此,稱為金中都,金宣宗完顏珣又遷都金人所謂的南京,也就是原北宋都城汴梁城。

④  瘟疫從何時開始何時結束,史料沒有明確的記載,估計開始應該在農曆四五月之間,而強冷空氣引發了瘟疫的大流行。

⑤ 《金史 哀宗紀》載:“辛未,復修汴城。以疫後,園户、僧道、醫師、鬻棺者擅厚利,命有司倍徵之,以助其用”。就是説辛未這天,疫情已結束了。辛未是農曆六月廿二,公曆7月11日。

⑥  文中月日除括號內註明外,皆為農曆。

參考資料:
1、也論金末汴京大疫的誘因與性質(作者:王星光 鄭言午)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户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