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黃説史 / 老黃説史 / 本是反共老手,關鍵時刻為何給紅軍長征讓...

分享

   

【葉城到香港物流】本是反共老手,關鍵時刻為何給紅軍長征讓路,還無償援助彈藥?

2020-09-30  老黃説史

本是反共老手,關鍵時刻為何給紅軍長征讓路,還無償援助彈藥?

人性是複雜的,這話一點不假。在近代中國史上,就曾出現過許多行事反覆的軍政名人,他們忽左忽右,忽黑忽紅,是為人人輕鄙的“倒戈將軍”。無論怎麼倒,無論怎麼變,其為人宗旨是不變的,多是為了一己之私。今天老黃要給你介紹的這位歷史人物,就有“反覆無常”的顯著特徵,此人就是有着“南天王”之稱的粵系軍閥、陸軍一級上將陳濟棠:

他早年是孫先生的堅定追隨者,後來又置孫先生的“聯俄,聯共,扶助農工”的三大政策於不顧,積極壓制工、農運動,排斥進步青年,無所不用其極,成為反共戰場上的急先鋒。在反共一事上,與老蔣一拍即合,曾率部擊敗葉挺、賀龍所領導的起義部隊。紅軍長征時,陳濟棠又祕密與我軍聯絡,不僅無償援助紅軍彈藥十萬發,還為紅軍西行讓開一條寬愈40華里的安全通道……陳濟棠為何如此“反覆無常”呢?

陳濟棠是廣東防城(今廣西防城港)漢族客家人,出生於清光緒十六年(1890年),其父系清季秀才,在鄉間設私塾,教書多年。受父親影響,陳濟棠也曾熱心科舉,6歲入塾,16歲時應鄉試,榜列第三。但是,光緒三十一年(1905年)後科舉被廢,他無心再求仕進,蓄志從戎,曾先在縣城習警政,後於1907年入廣東陸軍小學。次年春,他由陸小教官鄧鏗介紹加入同盟會,成為孫先生的忠實追隨者。辛亥革命後他轉入陸軍速成學校步兵科,畢業之進入粵軍,開啓了他的軍旅生涯。

1925年7月,國民政府在廣州成立,粵軍第一師擴編為著名的國民革命軍第四軍,李濟深任軍長,陳濟棠任第十一師師長。雖然陳濟棠自詡為“中山先生堅定的追隨者”,但他卻始終不贊同孫中山“聯俄,聯共,扶助農工”的三大政策。在駐北海期間,陳濟棠壓制工、農運動,排斥進步青年,無所不用其極。他長期與胡漢民、古應芬等鐵桿右派來往密切,是最早喊出“清共”的叫囂者,由於其作為引起各方不滿,後被迫去職,赴歐洲考察。

“四一二”反革命政變發生後,在國外的陳濟棠得知這一消息後,認為自己東山再起的機會到了,立馬回國前往南京,向蔣呈上了一份反蘇反共的報告。正逢“寧漢分流”的老蔣,得此“見面禮”如獲至寶,馬上就讓他官復原職。

重返廣東的陳濟棠大肆擴編軍隊,排斥異己,培植自己在粵勢力。隨後,他在薛嶽的相助下,成功阻擊了葉挺、賀龍率領的南昌起義軍入粵。同時,他還平定了張發奎、黃琪翔為汪精衞武漢國民政府奪取廣東的“張黃事變”。1929年,蔣桂戰爭起,李濟深被老蔣扣押在湯山,陳濟棠因為支持老蔣,接替李濟深升任第四軍軍長兼廣東綏靖委員,駐紮廣州,同年4月,又被任命為第八集團軍總指揮,統領廣東海陸空三軍,掌握了廣東省黨政軍大權,成為名符其實的“南天王”。

身在廣東的陳濟棠,實力不斷壯大。俗話説,卧榻之側,豈容他人酣睡。中原大戰結束後,老蔣要求他裁減軍隊,削減軍費,這讓陳濟棠非常不爽。再者,由老蔣支持的省主席陳銘樞又同他明爭暗鬥,這就更加引起他的不滿。此時,又值老蔣對中央蘇區的瘋狂“圍剿”之際,對於陳濟棠這樣的實力軍閥又不得不利用,於是,駐守廣東的陳濟棠被任命為贛、粵,閩、湘邊區“剿匪”副總司令(總司令為老蔣親任)。

1933年9月,五次大規模的“圍剿”時,陳濟棠被任命為南路軍總司令,指揮11個師又1個旅,於武平、安遠、贛縣、上饒一線駐防,阻止紅軍向南發展。11月,李濟深、陳銘樞、蔣光鼐、蔡廷鍇等人組建福建人民政府,並電令粵桂方面,請一致行動。陳濟棠怕失掉廣東地盤,表示“不忍苟同”。不久,他派兵入閩,配合老蔣把十九路軍最後編成的黃春和旅繳了械。

1934年10月初,中央紅軍主力已經完全喪失在根據地內粉碎敵人第五次“圍剿”的可能性,準備進行戰略轉移。如何轉移,從哪裏轉移?紅軍高層這下想起老鄰居、老對手陳濟棠,想借道廣東西行。紅軍高層為何會有如此想法呢?原來,此時的陳濟棠與老將的關係已是貌合神離,是有機可趁的。,因為“南天王”陳濟棠絕非蔣介石可以輕易馴服的走卒。早在1931年的“寧粵分裂”事件中,老蔣被彈劾下野,陳濟棠就“功不可沒”。後來他索性與蔣“均權分治”,使廣東處於半獨立狀態。老蔣對他恨之入骨,總想找機會收拾他。第五次“圍剿”一開始,老蔣就在兵力部署上北重南輕,想把紅軍逼進廣東境內,借刀殺人,以收“一石二鳥”的功效。這樣的安排,陳濟棠當然不會甘心受制的。

最終,紅軍代表何長工、李克農與廣東方面達成了“五項協議”:就地停戰,取消敵對局面;互通情報;解除封鎖;互相通商,必要時紅軍可在陳的防區設後方,建立醫院;必要時可以互相借道,紅軍有行動事先告訴陳部,陳部撤離40華里。

談判成功的消息傳回廣州後,陳濟棠十分高興,還非常大方地表示:“明天就可開始,鹽布等緊俏物資一律放行,彈藥先撥給他們十萬發,做個大人情吧。他們多打死一個蔣介石的兵,我們就相應地多安全一分。”

其後,在老蔣佈置的“圍追堵截”中,身處最前線的陳濟棠部負責構建圍堵紅軍的第一、第二及第三道防線,但是,由於有約在先,陳部的這些防線形同虛設。紅軍過粵北期間,陳濟棠給前方一線部隊明確的任務是“保境安民”;規定的戰場紀律是“敵不向我開槍不準射擊;敵不向我攻擊不準出擊”。陳濟棠警衞旅為做到“不與紅軍打仗”,還將中校團副郭士槐等一些與紅軍有仇的人藉故留在了後方。

可以説,紅軍長征的開局是非常順利的,用兵不血刃來形容,是再恰當不過了。

(圖片來自網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户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