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蝟公社 / 待分類 / 鬥魚虎牙合併為什麼是一種必然?

分享

   

【葉城到香港物流】鬥魚虎牙合併為什麼是一種必然?

2020-10-13  刺蝟公社

競爭對手已經發生變化,鬥魚虎牙再按過去的路子競爭意義已經不大。


作者 | 陳彬
編輯 | 楊晶

這一天終於來了。

10月12日晚,鬥魚、虎牙同時發佈公告,正式官宣合併。合併後,鬥魚將成為虎牙私有全資子公司,並從納斯達克退市。鬥魚CEO陳少傑將加入虎牙董事會,與虎牙董榮傑一同成為新公司的聯席CEO。而原騰訊旗下直播平台企鵝電競,將以5億美元價格轉讓給鬥魚,再與虎牙合併。

官宣合併後,截至美股收盤,鬥魚股價大漲 12%,報15.68美元,最新市值為49.78億美元;虎牙股價下跌 11.17%,報22.91美元,最新市值為50.95億美元。兩者合併將誕生一家超過百億美元的遊戲直播平台。

根據公告顯示,合併將於2021年上半年完成,騰訊將持有67.5%的股份。鬥魚和虎牙的現有股東,將在合併後各佔50%的經濟權益。

作為“千播大戰”時代僅存的2位獲勝者,鬥魚、虎牙目前均擁有月均1.6億以上月活躍用户,佔據了國內遊戲直播賽道近八成的市場份額,如今與B站快手一起構成了“兩超多強”的格局。

經歷了漫長的對抗之後,“兩超”即將成為一家人,騰訊將“一統”遊戲直播江湖。

再造一個TME?

虎魚、鬥牙、魚牙、虎鬥,面對兩大遊戲直播巨頭的合併,網友絞盡腦汁替騰訊想了不少名字,但似乎白忙活了一場。合併之後,鬥魚虎牙的產品和品牌仍將保持相對獨立運營,管理層也保持穩定。 

但據新京報的報道,兩家公司合併之後,未來的定位將略有不同,其中社區和中短視頻將成為鬥魚兼顧的方向。

鬥魚在社區上有可圈可點之處,圍繞主播和熱門遊戲打造的內容社區魚吧擁有一定的用户量,且有較高活躍度。作為直播內容的一個補充,魚吧能夠成為用户碎片化消費的一個選擇。

圖截自“英雄聯盟”魚吧

而鬥魚的中短視頻板塊,目前發展相對初級,不過鬥魚還是邀請了諸如“徐大sao”等創作者入駐併發布視頻。

合併之後,騰訊似乎有意在鬥魚的這兩個板塊投入更多的資源。

這一系列劇變或許會更多體現在幕後,普通用户並不會有特別明顯的感受。而對騰訊來説,合併幾乎勢在必得,這將幫助騰訊在最大限度上減少兩大頭部之間的內耗。儘管在很長一段時間內,騰訊在鬥魚和虎牙中都擁有較大的話語權,但雙方平台之間仍保持着激烈的競爭關係,併產生了嚴重的資源浪費。

眾所周知,擁有一定粉絲量的主播們通常都有着遠超其他行業的收入。而少數的頭部主播,更是常常被曝出天價簽約費。此前知名主播、藝人馮提莫簽約B站時,就曾被業界曝出簽約費為5000萬。

主播收入溢價嚴重的背後,正是源於直播平台間無底線的挖牆腳。除了允諾高價之外,部分平台還會許諾將幫忙支付一部分違約金,這往往也不是一筆小數目,導致平台成本居高不下。2017年底,知名電競選手“韋神”違約跳槽離開鬥魚後,就曾被告上了法庭。2年後,法庭宣判韋神將支付給鬥魚8522萬元的違約金。

據天眼查的數據,鬥魚從2016年7月至今已有241場司法糾紛,其中合同糾紛就有67起。

圖截自天眼查

如今的鬥魚虎牙擁有全遊戲直播行業最多的頭部主播。雙方合併之後,也就沒了天價挖角惡意競爭的必要。

在此基礎上,鬥魚虎牙也有機會共享賽事等內容版權,進一步促進合作縮減成本。

以正在舉辦的英雄聯盟S10全球總決賽為例,B站獲得獨播權之後,鬥魚、虎牙分別向B站購買了轉播權。合併之後,平台間無需再重複購買。

這一模式已經在騰訊音樂娛樂集團(TME)上取得了成功。2016年7月,騰訊宣佈成立全新公司TME,並將QQ音樂、酷狗音樂、酷我音樂以及全民K歌四大產品合併收入旗下。合併後,四款產品仍保持獨立運營,卻共同享有音樂版權,並互相展開合作。

如今的TME已經在納斯達克上市,坐擁超240億美元市值,旗下的QQ音樂也穩坐在線音樂市場的頭把交椅。鬥魚虎牙的合併,或許會讓騰訊再造一個遊戲直播界的TME。

合併的必然性

即便不考慮成本,鬥魚和虎牙的合併仍具有一定必然性,因為兩者實在過於相似了。而這種相似性,背後同樣有着必然性。

在整個大的遊戲產業鏈中,直播平台處於相對下游的位置,受制於遊戲版權。一旦遊戲公司拒絕合作,第三方平台將不得不下架遊戲相關的內容。在此之前,騰訊就曾多次上訴讓字節跳動旗下的西瓜視頻下架《王者榮耀》相關內容。

在遊戲業界,騰訊一直佔據市場主導地位。而在遊戲直播圈,騰訊的市場競爭力更加明顯。據艾瑞網《中國遊戲直播行業研究報道》顯示,2019年熱度前1000的主播,所處人數前四的分區先後是“王者榮耀”“英雄聯盟”“絕地求生”和“穿越火線”,全部是騰訊旗下游戲。

圖截自艾瑞網

對直播平台來説,選擇和騰訊深入合作成為了發展壯大的必然選擇。鬥魚、虎牙同為依靠遊戲直播起家的平台,面對相同的選擇不免“越打越像”。

儘管雙方在平台風格以及一些特質上,仍有一定差別:鬥魚持續深耕遊戲直播內容,在端遊內容以及大主播方面有着明顯優勢;而虎牙在發展遊戲直播的同時也發力秀場等娛樂直播內容,擁有更高的市值以及營收能力。

如若換以更宏觀的視角,能發現雙方的差異化並沒有想象中那麼大,用户也有一定重合。

大環境的改變,也加速了鬥魚和虎牙的合併。“千播大戰”之後,遊戲直播賽道再無新的獨立直播平台入局,熊貓、觸手等一同倖存下來的玩家也因資金問題相繼出局。

曾經的千播大戰

過去,讓頭部的鬥魚虎牙保持競爭,互相搶奪資源,其實有利於擠壓同類型平台的生存空間,穩穩佔據市場。

但曾經無序的競爭,大幅度抬高了遊戲直播行業的門檻,早已不合適相同“基因”的新玩家。如今鬥魚虎牙面臨着相似的用户羣體,陷入了零和博弈。

此時,B站和快手各自遊戲直播板塊的崛起,無形中給鬥魚虎牙造成了壓力。據8月快手公佈的數據,遊戲直播月活已經超過了2.2億,遊戲短視頻月活更是突破了3億。

同樣是遊戲直播,快手B站的用户與鬥魚虎牙有一定差異:他們大多是這兩個產品原有內容板塊的受眾,對遊戲內容消費沒有那麼硬核。他們的轉變,很多時候只是源於日漸流行的遊戲文化以及快手B站自身生態的改變。因此他們並非傳統意義上的遊戲直播受眾,也與鬥魚虎牙原本的目標羣體沒有過多交集。

競爭對手已經發生了變化,鬥魚虎牙再按過去的路子競爭似乎意義已經不大。

再造一個TME,然後呢?

鬥魚和虎牙合併之後,或許將有機會重塑部分行業規則。

各大主播的議價權縮水,未來直播行業的收入可能會趨向理性。因為對主播而言,即便為了收入跳槽去鬥魚虎牙之外的平台,對自身發展不見得是一件好事。在遊戲直播賽道格局明晰的今天,越來越多的事實證明了平台本身往往比某個大主播更具吸引力,跳槽去B站的馮提莫正是最好的例子。

她在B站首播當天,CEO陳睿都曾空降馮提莫直播間捧場。但若分析B站的平台數據,很難説馮提莫給B站直播帶來了多大改變。

據 “小葫蘆大數據”向刺蝟公社(ID:ciweigongshe)提供的數據,2019年12月馮提莫加入B站直播後的5個月時間內,B站直播的禮物收入、送禮人物和彈幕數並沒有發生顯著性增長。不僅如此,今年1月,B站直播的禮物收入還從1.11億元跌到了0.76億元左右。

馮提莫本人的B站粉絲量也停留在258萬,熱度遠不足LexBurner等頭部UP主。她離開鬥魚之前,直播間的訂閲數是2048萬。


如今的各大平台都有足夠豐富的直播內容,一個大主播走了之後,用户也能輕易找到其他內容作為替補。相比之下,跟着主播換平台意味着將花費更多的精力成本,這對非死忠粉來説往往不太能接受。

主播的走紅,也離不開平台的包裝和扶持。

例如近幾年頗受外界關注的遊戲主播“一條小團團”,正是依靠鬥魚所孵化的。合併之後,作為頭部的鬥魚虎牙將站在一條戰線上。主播如若仍想違約跳槽,他們將沒有太多的選項。

與此同時,資源的整合意味着騰訊可以如TME一般,提供給用户更加優質、多元化的直播內容。

從今年3月開始,TME就推出了全新業務——TME live,和楊丞琳、五月天、劉德華等多位著名歌手組合一起辦了多場免費線上演唱會。TME live的內容和形式受到了一致的好評,其中五月天的線上演唱會更是一度霸佔了當晚各大社交媒體的熱搜榜。


TME能如此迅速、高頻率地推出TME live的節目,正是源於整合後強大的資源協同能力。

在內容形式上,遊戲直播賽道一直沒有做出大的創新。騰訊對遊戲直播領域的整合,或許也將如TME一般誕生一些令人耳目一新的內容,足以令人期待。



END

內容產業報道第一新媒體

刺蝟公社是聚焦內容產業的垂直資訊平台,關注領域包括互聯網資訊、社交、長視頻、短視頻、音頻、影視文娛、內容創業、二次元等。


投稿、轉載、媒介合作聯繫微信號 | ciweimeijiejun
商務合作聯繫微信號 | yunlugong
網站 | www.ciweigongshe.net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户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