婁炳成 / 待分類 / 橘生淮南 婁炳成

分享

   

【葉城到香港物流】橘生淮南 婁炳成

2020-10-15  婁炳成

  《晏子春秋·內篇雜下》説:“橘生淮南則為橘,生於淮北則為枳,葉徒相似,其實味不同。所以然者何?水土異也。”這句名言,咋一看,很有説服力,但仔細推敲,就會覺得它是偷換了概念。橘和枳是兩種不同的植物,結出的是兩種不同的果實,將橘從淮南移栽到淮北,絕不可能變成枳。譬如狗和貓,把狗帶到任何地方它還是狗,絕不會因為居住地的變化就變成貓。但這句名言本身,還是很有道理,值得我們學習領會的。

  我們隴南是甘肅唯一的長江流域,但我們依然不屬於江南,而是屬於黃土高原的大西北。但因為我們這裏毗鄰川北陝南,是北温帶向亞熱帶過渡性氣候,橘樹還是可以生長結果的,從江南移栽過來,也是絕對不會變成枳的。上世紀八十年代,政府號召,強力推行,曾經在白龍江沿岸大量引進種植,也取得了成功,一時橘園遍地,碩果累累,是當時饋贈省城朋友、向上級部門進貢的上好禮品。但後來的事實證明了,它由南國移栽而來,雖然沒有變成為枳,但還是由於不服水土,十餘年後品質嚴重退化,甜味逐年減少,酸味逐年增加,最終失去了市場,被大量砍掉了,只有少數農家還在果園裏保留着。

  與橘樹的移植正好相反,從遙遠的地中海移植來的油橄欖樹卻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不僅成了白龍江沿岸一道靚麗的風景,還成了當地老百姓脱貧致富的支柱性林果產品。

  隴南的土特產很多,唯獨油橄欖是“洋”特產。油橄欖的故鄉在地中海一帶。一九六四年,中國政府總理周恩來訪問阿爾巴尼亞,油橄欖被作為和平友好的象徵,由阿爾巴尼亞贈送我國。周恩來安排林業專家,在全國選擇氣候土壤與地中海相似的地方試種。隴南武都的氣候土壤條件,被林業專家認定最適合栽種,遂於一九七五年開始引進,在武都白龍江沿岸嘗試栽種。

  改革開放以前,隴南武都已經試種成功,但那時間以糧為綱,只抓農業,油橄欖的種植沒有得到重視,加工更是空白。上世紀九十年代開始大力發展林果經濟,始得到重視,政府全力推廣。因其生長期長,十幾二十年後才能進入盛果期,急需脱貧致富的農家不大樂意接受,但政府以行政手段強力推進,以發展十萬畝為目標。後來,栽種早的農户見到了可觀的經濟效益,在利益驅動下,如今已發展到三十萬畝以上。隴南白龍江沿岸,海拔一千三百米以下的河谷、川壩、半山地帶,連片種植,滿目葱蘢,形成了一道獨具特色的風景,使得隴南武都成了聞名全國的三大油橄欖生產基地之一。

  隴南橘樹和油橄欖樹引進移植一成一敗,其經驗教訓告訴我們,凡是違背自然規律、違背科學的事情,都是不能幹的,倘若依靠政府行為,強行蠻幹,就會貽誤發展的時間,造成經濟損失,得不償失,不被老百姓所歡迎。

  狗變換了居住地,依然是狗,不會變成貓,但狗的品種也是會退化的。譬如藏獒,世世代代生活在雪域高原,因其品種獨特,世所罕見,被炒作到一隻幾百萬上千萬的身價,在利益驅動下,大量販賣到內地繁殖,結果退化成不倫不類的品種了。獒生雪域高原與橘生淮南,道理都是一樣的,適者生存,強行挪窩,就會產生與主觀願望相悖的結果。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户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