婁炳成 / 待分類 / 賈府“四春”名字隱意別解 婁炳成

分享

   

【葉城到香港物流】賈府“四春”名字隱意別解 婁炳成

2020-10-17  婁炳成

  賈府的這四大小姐,容貌上乘,稟性不一,有的招人喜歡,有的讓人疏離,但她們的命運結局都不好,倒是共同的。所以,有人將她們名字中的“元迎探惜”四個字,演繹成“原應嘆息”。雖然是猜謎式的文字遊戲,似乎還有些道理,倒也不失為一種探討破解“四春”名字隱意的思路。對《紅樓夢》的評論,以及各種各樣的解讀,本來就是公説公有理婆説婆有理,見仁見智,百花齊放的。

  筆者也以為,從賈府這四大小姐的名字裏,可以看出她們處境命運的一些端倪,以及賈府由盛到衰的結局,只是解讀的角度不同,屬於另一種理解:“元春”是萌春正月,既有辭舊迎新的紅火熱鬧,但仍處在大地冰封的時節;“迎春”是早春二月,雖然萬物開始復甦,但乍暖還寒,難免春雪之災;“探春”是陽春三月,鶯飛草長,桃紅柳綠,一派興旺,然而畢竟已是暮春,大好時光已經所剩無幾了;到了“惜春”,三春已盡,繁華已逝,春夢堪破,只有惋惜的份了。

  大小姐賈元春,系賈政王夫人所生,賈珠賈寶玉賈環賈探春之姐。因生於正月初一,故名為元春,自幼由賈母教養。作為長姐,她在寶玉三四歲時,就已教他讀書識字,雖為姐弟,有如母子。因“賢孝才德”選入宮中,起初掌管皇后禮職,充任女史,不久封為鳳藻宮尚書,加封賢德妃。後來,蒙天子降諭,特准鸞輿入其私第。賈家為迎接她來省親,在榮國府和寧國府中特蓋了一座省親別墅。該別墅之豪華富麗,連元春都覺太奢華過費了!書中用了幾回篇幅寫“元妃省親”,賈府流金淌銀之盛,這一切都是何等的熱鬧,猶如過大年一般。

  但是,儘管如此,元春還是稱她居住的皇宮,是一個“不得見人的去處”,可見她在帝皇之家,受極權的管轄,無絲毫人身自由,充滿了難以言狀的辛酸。元妃雖給賈家帶來了“烈火烹油,鮮花著錦之盛”,但她卻被幽閉在皇家深宮內,過着寂冷的日子。省親時,她説一句,哭一句,把皇宮大內説成是“終無意趣”的“不得見人的去處”。這次省親之後,元妃再無出宮的機會,後來對外宣稱暴病而亡,卻死得不明不白。正月給予了人們許多的希望,許多的喜慶,而大地仍在冰封之時,沒有因為過年的熱鬧而解凍。

  所以,元春在金陵十二釵正冊中的判詞是:“二十年來辯是非,榴花開外照宮闈。三春爭及初春景,虎兕相逢大夢歸。”其判詞,既提到了“三春”,也涉及到了“初春”。

  二小姐賈迎春,為賈赦與一位早逝的小妾所生,是賈璉的同父異母之妹。可是,她的性格卻懦弱無能,正如興兒所説“二姑娘的渾名是二木頭,戳一針也不知噯喲一聲”。她的攢珠壘絲金鳳首飾,被下人拿去賭錢,她不追究,別人設法要替她追回,她卻説:“寧可沒有了,又何必生氣。”賈府裏的小姐們都有一個專長,不是能詩就是會畫,獨她才具平庸。她在書中最突出的表現,是賈府裏出現風波,抄檢大觀園時,迎春的丫頭司棋,因與表兄祕密往來,自主婚約,被抄出“罪證”,行將驅逐出境。司棋百般央求迎春援救,而迎春卻無動於衷,不加過問,聽任司棋受辱被攆,最後憤而撞牆自盡。

  迎春的命運和處境也是悲慘的。父親賈赦一味好色貪財,邢夫人性格怪癖,生母早亡。她的婚姻大事,也就由其父賈赦獨斷敲定,許給了所謂的世交之孫孫紹祖。隨從迎春的奶孃回賈府請安時,“説起孫紹祖甚屬不端,姑娘唯有背地裏淌眼抹淚的,只要接了來家散誕兩日。”接回家來以後,迎春“哭哭啼啼在王夫人房中訴委曲,説孫紹祖一味好色,好賭酗酒”,説得王夫人及眾姊妹無不落淚。她心中想念着姐妹們,掛念着大觀園紫菱洲昔日的住房,住了三五日,孫家已派人來接,“只得勉強忍情做辭了”。她的丈夫孫紹祖,綽號“中山狼”,仗着做將軍的威風,驕奢淫逸,是個作踐婦女的虐待狂。可憐迎春這個金閨小姐,在他的拳打腳踢折磨之下,只一年時間,就一命嗚呼了。早春二月,乍暖還寒,猛不丁會下一場大雪,蕭殺了那些初綻的嬌花嫩葉。

  所以,迎春在金陵十二釵正冊中的判詞是:“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金閨花柳質,一載赴黃粱。”其判詞中的“花柳”,也暗合了早春二月的景象。

  三小姐賈探春,與弟弟賈環都是賈政與侍妾趙姨娘所生。與賈元春賈珠賈寶玉同父異母。探春是個“才自精明志自高”、有遠見、有抱負、有作為的女子,敢説敢為、辦事練達。她最出色的表現,是在鳳姐患病期間,治理大觀園,興利除弊,富有改革精神;再就是抄檢大觀園時,她無所畏懼,為維護自己的尊嚴,打了王善保家的一記耳光,表現出決斷果敢的氣概。在她的掌管治理下,賈府似乎重現了復興的希望。然而,好景不長,大勢已去,無論是賈家,還是探春本人,都已走到了大好春光的盡頭。

  根據目前已公佈的《吳氏石頭記》(舊時真本紅樓夢)第八十六回內容,賈母和王夫人相繼去世,孝期滿了後,賈家又開始操辦起家中眾多女兒的婚事。其中戚家公子戚建輝來賈家求親,先是看中了探春。但之後因趙姨娘多嘴多舌,戚建輝得知探春是個庶出女兒,門不當户不對,便放棄了這門親事。此時,朝廷和一蠻夷島國發生戰爭,朝廷戰敗了要議和,決定要嫁個公主或郡主過去和親。於是,南安太妃來到賈家,看中了探春要認她為乾女兒,要求探春代替她女兒嫁到蠻夷島國,因為,南安太妃怕自己的女兒嫁到海外會吃苦,因此,賈家就依允了,便擇定了日子。到了清明這一天,賈府閤家含淚為探春的遠嫁送行,探春在臨行前,還到賈氏宗祠,對着賈母和王夫人的牌位哭訴了一會,隨後就遠嫁異國他鄉,終身不得返回孃家。

  所以,探春在金陵十二釵正冊中的判詞是:“才自精明志自高,生於末世運偏消.清明涕送江邊望,千里東風一夢遙。”其判詞中點明她遠嫁的時間在“清明”,也就是暮春時節了。

  四小姐賈惜春,寧國府賈敬之女,賈珍之妹。由於其父出家,母親不知是何人,她實際上是個孤兒。由於年齡較小,在書的前半部,還看不出她的性格和思想。給人印象較深的是,她能繪畫,曾受賈母之命,畫《大觀園行樂圖》。她雖不工詩,但也參加詩社,雅號“藕榭”,在大觀園中的卧房名為“暖香塢”,來人未進暖香塢的門,便能感到一股温香拂面而來。作者如此描寫,預示了她後來“獨卧青燈古佛旁”,出家為尼了。關於她後來的事情,清人王雪香在《石頭記論贊》中説:“人不奇則不清,不僻則不淨,以知清淨法門,皆奇僻性人也。惜春雅負此情,與妙玉交最厚,出塵之想,端自隗始矣。”是的,在大觀園中,除邢岫煙外,與她交厚的都是些出家人,如妙玉、智能兒等。她的孤僻狷介,是與妙玉志趣相投的內因,抄檢大觀園時,她的丫頭入畫因私傳東西受到遣責,這時,惜春的表態不但不為入畫辯解討請,反而頓促或打,或殺,或賣,快帶了她去。她説:“古人説得好,善惡生死,父子不能有所勖助,我只知道保得住我就夠了,不管你們。”又説“不作狠心人,難得自了漢。我清清白白一個人,為什麼給你們教壞了我!”這些都説明了,惜春已由極端個人主義,發展到了“心冷口冷心狠意狠的人”,實際上她只是逃避現實,以求個人的精神得到解脱而已。

  惜春一生在“悟”字上頗下了點功夫,也終於悟出了人生的“真諦”——正如《虛花悟》曲中所唱的詞兒那樣。但是,惜春的“悟”不是“頓悟”,而是在賈府由盛到衰,三春相繼去盡中的“漸悟”。元春、迎春、探春三位姐姐的悲劇結局,使她認識到人生縱有“桃紅柳綠”,也是好景不長。貴如元春,身為賢德妃,竟是關在那“見不得人的去處”。偶有一次“省親”,也是以淚洗面,強作歡顏而已,最終還是逃脱不了一死的命運。二姐迎春,一生懦弱,恰又嫁給了一得勢便猖狂的中山狼,終於被虐待而早亡。三姐探春可稱女中丈夫,志大才清,可又是一番風雨路三千,遠嫁異國他鄉。三個姐姐的不幸,給惜春的打擊實在很大。到了惜春長大時,三春已盡,繁華已逝,春夢堪破,只有惋惜的份了。

  所以,惜春在金陵十二釵正冊中的判詞是:“堪破三春景不長,緇衣頓改昔年妝。可憐繡户侯門女,獨卧青燈古佛旁。”其判詞中的首句,更是直白明瞭。賈家的衰敗,勢在必然,可憐的四小姐更是無力回春,就只好遁入空門,去祈求我佛慈悲了。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户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