婁炳成 / 待分類 / 重陽時節賞菊花 婁炳成

分享

   

【葉城到香港物流】重陽時節賞菊花 婁炳成

2020-10-19  婁炳成

  本週星期天就是重陽節了。農曆九月,正是菊花開放得最豔麗的時候,因此又稱為菊月。在重陽時節賞菊,會使我想起文學大師蒲松齡《聊齋志異》裏的名篇《黃英》。這是一篇故事感人、情節細膩、引人入勝的短篇小説,講述了菊花上品“醉陶”的來歷:

  從前,有一家姓馬的,歷代愛菊。到了馬子才這一代,更有過於前輩。一次,子才在金陵買了兩株菊花佳品,回家路上遇到了一位英俊少年,騎驢緊跟着一車前行。少年自稱姓陶,車內坐的是他的姐姐黃英。因姐姐住不慣金陵,想移居他地。於是,在子才的邀請下,姐弟倆住進了馬家南院。陶家姐弟經常把子才扔掉的殘謝菊花種到自己住的南院。今日種下,隔日開花,姿色絕美,香氣襲人。從此,前來買花者絡繹不斷。不久,馬子才的妻子病死,便續娶黃英為妻。陶弟天天和子才在菊圃對飲。一日,陶弟喝醉,回屋時不小心被菊花絆倒,即化為一株菊花。子才慌忙告訴黃英,黃英急出,拔菊護入衣下,待天亮時,見陶弟在地上酣睡,子才這才知道黃英和陶弟都是菊仙。一日,陶弟又醉酒,倒地化菊再未能轉回。黃英説我弟弟沒命了,立即掐一段根,回屋精心護植,不久開花,飄出濃烈的酒香。後來,人們就把這種菊花叫作“醉陶”——“九月既開,短乾粉朵,嗅之有酒香,名之醉陶,澆以酒則茂。”

  無獨有偶。被譽為菊花之神的東晉大詩人陶淵明,一生酷愛菊花,寫出了“採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這樣流傳千古的著名詩句,在他的精心呵護、熱情愛戴之下,菊花皆醉心於他,卻也成了名副其實的“醉陶”,讓人生出無邊的聯想,那“醉心於陶”的菊花,嗜飲杯中之物,醉後玉山傾倒,蓬勃綻放,燦燦奪目,彷彿就是陶淵明的化身了。

  在中國傳統文化中,菊花一直被人們看作是成熟而又寓意深廣之花,自古以來有許多文人墨客賞菊賦詩,借菊抒情言志,形成了人所共知的菊文化。菊文化所涵蓋的內容很多:一是休閒文化。菊花代表了快樂和悠閒,通過賞菊可以陶冶人的情操。二是節日民俗文化,農曆九月九日,為傳統的重陽節,大概在魏晉時期,重陽日已有了飲酒、賞菊的做法,到了唐代正式定為民間的節日,每至重陽節,詩人墨客便會聚會賞菊品茗賦詩。三是飲食文化。菊花不僅有極高的觀賞價值,而且藥食兼優,有良好的保健功效。據古書記載,秦漢時期,咸陽曾有過較大規模的菊花交易市場。最早的藥物專著《神農本草經》,就把菊花列為上品。

  陶淵明愛菊花冰清傲霜、風霜淬瀝、堅守晚節、普濟世人、自香自珍的君子風範和品格,所以,一生以菊為友,其樂陶陶。他讚美菊花,“懷以貞秀枝,卓為霜下傑”,“三徑就荒,松菊猶存”。後人因陶淵明偏愛菊花之故,乃尊他為九月菊花之神。陶淵明是中國歷史上第一位也是最偉大的一位田園詩人,他作為東晉士人的後裔,既有魏晉名士的風骨,更有安貧樂道、崇尚自然的品格。陶淵明留給我們的不僅僅是詩作、菊香,更重要的是一種文學精神,從他留下的一部薄薄的詩集和三四篇散文中,我們可以看出,陶淵明已把心境和物境完全融為一體,那種玄學思潮所追求的最高境界,玄學家沒有達到,陶淵明卻達到了;他甚至把儒、佛、道三家宗教哲學思想融合在一起,以至於後來還沒有一個人能夠超越他,這就是陶淵明的偉大之處。

  陶淵明的出現,為後代士大夫們構築了一個精神巢穴,當他們仕途失意,精神萎靡,或生活困頓時,陶淵明會使他們看到一種生命的快樂和精神的寄託,從而尋找到生活的勇氣和心靈的安慰。唐宋以來,有許多達官貴人、詩詞名家,船行東流,紛紛登岸,前往陶公祠拜謁先生時,留下了許多讚美陶公愛菊的詩歌楹聯,歌頌了陶淵明將菊花的傲霜品格與自已的崇高氣節融為一體的人文精神。這種人文精神的本質,就是我們今天所提倡的和諧精神。

  在菊花這個璀燦的香國裏,有的端雅大方,有的龍飛風舞,有的瑰麗如彩虹,有的潔白賽霜雪,十分美麗,非常迷人。在隴南鄉下農莊,隨處都可以見到盛開在路邊、山坡、田埂上的野菊花,黃的、白的、藍的,五彩繽紛,有的像城市少女的裙角,有的像鄉村少婦的花頭巾,一叢叢在秋天的陽光下、細雨中,燦爛怒放,是那樣的隨意自在、那樣的清純無暇,又是那樣的肆無忌憚、那樣的落落大方。

  我喜歡菊花,並不只是因為她的秀美清香、她的富有詩意,還因為她的野性、她的孤傲、她的豪放。城市的公園裏少不了菊花的一席之地,專門為她開闢了園地,純黃的、紫紅的、淡藍的,朵兒一個賽於一個地大,離很遠就能夠看到一大片五彩斑斕的花園,朵朵菊花在秋季的裏獨領風騷。但我總感覺她多了幾分俗氣、幾分媚氣,就像關在籠裏的金絲雀,少了幾分野性、幾分純情;而盛開在田園裏的野菊花,更具有菊花的精神,更具有菊花的魅力,更具有菊花的美麗。野菊花就像是村姑,潑辣大放,熱情豪爽,天生麗質,隨遇而安,不嬌柔,不造作,具有淳樸的鄉土氣息和頑強的生命力。

  時光悠長而靜好,漫過花海流雲,蝶舞霓裳,將一季繁花飄落成一地清香,那開滿庭院的菊花,淡雅從容,儀態萬方,此時方知,秋已深深。那一片片盛開的菊花,雖然沒有春花的嬌豔柔美,也沒有夏花的雍容華貴,卻在秋風裏袒露出素雅的容顏,紛飛着飄逸的羽翼,盡顯風流。晶瑩的露珠溢滿了屋檐下的青苔,無聲地滴落在舒展的花瓣上,使得菊花愈發的纖塵不染,光鮮可愛。夜色纖柔的手指,劃破了涼意淺淺的夢境,披衣憑窗,凝望柔柔的月光裏菊花的瓣兒,就像是縷縷情絲,在微風中漸漸地拉長,讓人想起“詩和遠方”。在南山種菊,把東籬下菊花參透的禪韻,兑入酒壺,沏進茶杯,細品慢飲,在淡淡的菊香裏,我們就會度過一個季節裏最有意義的時光,深深感覺到生活的美好。

  剪一段隨遇而安的光陰,在深秋落花間細數流年,唯留一縷菊花的香魂,在一程未老的歲月裏,也將自己薰染成一道獨好的風景,融入到天地煌煌之間,忘我而我在。在菊花驁放、秋色濃重的季節裏,將滿腹心事賦予筆端,藉着月光的清水研墨,在鋪開的宣紙面前,醖釀帶着詩情的畫意,畫一鈎雅緻的菊瓣,畫一片知秋的楓林,畫一朵爛漫的白雲,畫一行遠飛的雁字。繁亂的心思,便在恬淡肅穆之中,風平浪靜,陶然如飴了。

  又是一年秋葉黃,遍地菊花分外香。初冬將至,寒氣咋來,萬物凋零,唯有菊花,傲霜綻放,凌寒不懼。城市的大街小巷,大盆小盆的菊花火熱登場。那些盆栽的菊花,品種之多,顏色之異,可謂空前繁榮,開得熱鬧非凡,開得奼紫嫣紅。菊花多以尊貴的黃色顯示自己獨特的容貌。《禮記·月令》有云:“季秋之月,鞠有黃華。”千百年來,“黃花”在詩人筆下成了菊花的代名詞。因為菊花有耐得寒冷的習性,在寒風凜冽、萬物蕭殺的秋冬,唯有菊花獨樹一幟,凌風傲霜,競相綻放,四處飄香,所以自古以來,有不少讚賞她的詩詞文賦,流傳下來許多名篇佳句。黃巢的《菊花》寫道:“待到秋來九月八,我花開盡百花殺。沖天香陣透長安,滿城盡帶黃金甲。”鄭思肖的《寒菊》寫道:“花開不併百花叢,獨立疏籬趣味濃。寧可枝頭抱香死,何曾吹墮北風中!”讀來都會使人豪氣頓生,胸懷驟闊。

  在我國,由於菊花具有品種多、顏色鮮、花期長、成本低、生命力強、易成活等顯著特點,到了菊花盛開的季節,各地都要舉辦形式各異、隆重熱烈的菊展活動。於是城市街頭、公園裏、辦公樓前、道路兩旁,菊花被擺成了各式圖案、各種字體競相開放,成為了城市大街公園最奪人眼球的靚麗風景。菊花的顏色,經過能工巧匠們的精心培育,可謂是色調紛繁,多姿多彩,令人眼花繚亂。紅的熱烈,黃的耀眼,白的典雅,綠的悦目,藍的妖嬈,粉的羞怯,紫的厚重。菊花的姿態也是造型各異,五花八門,有迎客松盆景型,有屈曲盤旋如虯枝型,有球形,等等。大花朵有大花朵的富貴,小花朵有小花朵的雅緻;小的開得羞羞答答,大的則開得落落大方。那些怒放的菊花,有的如天女散花,有的如春蠶吐絲,有的像板寸髮型,有的如翠玉落盤,有的如金色小球,有的像孔雀開屏。一朵朵菊花你不讓我,我不讓你,好像在相互比美似的,向人們盡情地展示着自己的婀娜與嫵媚。

  菊花的花瓣不是很大,但總給人以花團錦簇之感,一簇簇、一叢叢、一片片,盛開于山野田間、溝縫石崖、牆角路邊。她的根紮在哪裏,就繁衍生息到哪裏,今年是一株,明年就是一片,不擇環境,團結向上,不懼嚴寒。她不與百花鬥豔爭寵,獨守一方清冷與高潔,可謂是高風亮節,威武不屈,不鳴則已,一鳴則驚人。待到萬物蕭條時,到處都變成了菊花的舞台,菊花的世界,菊花的優秀品德也許就在於此吧,故而人們把她列為歲寒四友之一。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户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