螳螂財經 / 待分類 / 那些不敢生孩子的女人,都在怕什麼?

分享

   

【葉城到香港物流】那些不敢生孩子的女人,都在怕什麼?

2020-10-29  螳螂財經

    (圖片來源於網絡)

     “一個女人最大的失敗是沒一個兒女。”

    “生育機器論”引起了眾怒,展現的,正是價值觀新舊交替時代下,那些將生育當成優勢、甚至可能只有這種優勢的人,將別人更多元的選擇,視為了別人人生的缺口。

    實在荒謬。

    但同樣荒謬的是,為了駁倒將生育價值視為人生第一序列那撥人,不少網友説出了“母豬下崽”的論調。

    多元人生與生育價值在極端言論下,都被否定的時候,就波及到了那一批,以“不願意生孩子”的態度對抗輿論催生壓力,但同時並沒有將生育完全排除在人生選項之外的人。

    不管是選擇生育還是選擇自我,都值得尊重,而搖擺在這兩者之間的羣體的聲音,也需要被聽到。

    “螳螂財經”和身邊的十幾個不同年齡、不同職業、不同城市的朋友聊了聊,摘取了五個故事,試圖探尋,是什麼讓那些原本有生育意願的人,變得不敢生孩子了?

    01

    “選擇生,失去事業;選擇不生,失去尊重”

    林可,29歲,設計師,未婚未育

    我跟我男朋友已經戀愛長跑十一年年了,但我還沒有勇氣答應他的求婚。

    不是不愛他,是我們的現狀決定了結婚了就要馬上生孩子。

    但我不敢。

    不敢生孩子,更不敢不生孩子。

    我是喜歡小孩子的,我們其實已經連小孩的名字都想好了,但在我們多次的探討中越來越覺得,我們其實沒有能力撫養一個生命長大成人。

    我跟我男朋友都是農村的,考了不錯的大學,有不錯的工作與收入,在外人眼裏,都是美好。

    可是工作七八年了,我們兩個人的存款卻仍然夠不上深圳的一個廁所,但我跟他的專業又決定了我們在老家的城市找不到合適的工作。

    即便是可以租房子,我仍然沒有資本成為一個母親。

    很現實的是,我的崗位經常需要加班,996是常態,007的情況也有發生,並且每年都有一波一波的年輕人湧入,如果我懷孕生孩子,勢必不能承受這樣的工作強度,加上產假的幾個月脱軌,那麼我就會被調到邊緣崗位,升遷機會將與我無緣。

    但如果我不拼命往上爬,在深圳這個城市,我拿什麼來撫養孩子?

    退一步説,就算我們鐵了心丁克到底,我自己父母那邊還好説,我男朋友家裏的壓力,他不一定搞得定,而且到最後,所有壓力還是會指向我。畢竟,當他的家庭逼着他做選擇的時候,他自己都不敢保證是不是還會堅定地和我站在一起。

    在這個如今看似開放的社會里,我們看似有很多選擇很多自由,可是一旦回到生育這個原始的話題,女性哪有什麼選擇的自由?選擇生,失去事業;選擇不生,失去尊重。

    02

    “你先是你自己,然後才是孩子的媽媽”

    estella,31歲,自由職業,寶寶3歲

    我是在單親家庭長大的,我媽為了我,幾乎放棄了她自己的人生。

    我媽媽是高中老師,在我去美國念大學之前,她沒有自己的人生:放棄了調任市區的機會,説是怕轉學對我性格造成影響;拒絕幾個不錯的相親對象,説是怕我不能接受一個陌生人成為父親;一年從不給自己買幾件衣服,但我初中的時候就有了一台十幾萬的雅馬哈鋼琴......

    比起別人叫她宋老師,她更開心同事們叫她宋珂媽媽。

    我媽媽對我所有的付出,讓我有了一個最直接的印象就是,一個女人一旦有了孩子之後,她就不再擁有自己的人生。

    而且,在我回國工作後,看着周圍那些做了媽媽的朋友們,都紛紛在“女子本弱,為母則剛”的“讚譽”中,放棄了自己人生的多種可能,以“喪偶式育兒”一手承擔了生與育的責任時,我的這種觀點再次得到了強化。

    我其實不討厭孩子,但看見太多女性生完孩子後,就被視為要“理所應當”地打碎自己的人生去圍着孩子轉,在“成為母親=犧牲自己”的氛圍裏,我牴觸生孩子這件事。

    直到遇見了我先生。

    我先生是ABC,所以思想上和部分人有不同。在我們談論起要不要孩子時,他會告訴我説,他知道生孩子很疼,如果我願意多一重母親的身份,他會想盡一切辦法讓我少受痛苦,但若我選擇不要,他也會堅定支持我。

    在國內主流的將分娩的疼痛視為母愛的偉大價值觀裏,他看到了女性並不是理所當然要獨自承受這樣的痛苦,並給了我選擇的權利。

    如今,我的女兒已經3歲了,我先生力圖避免着周圍環境將我拉上“母親的神壇”,在朋友們跟我講述那些為孩子犧牲了自己很多可能性的“偉大”案例時,他會認真告訴我:“你先是你自己,然後才是孩子的媽媽。”

    只是,像我這麼幸運地,在生育價值之外,被看見了作為個體價值的女性,又有多少呢?

    03

    “成為父母幾乎沒有門檻,但我不覺得我有這樣的能力”

    阿爆,34歲,小學老師,未婚未育

    我特別喜歡孩子,而且我還是一名教師,我的工作就是和孩子們接觸,教他們知識。

    其實我內心還有後半句,教他們做人。

    但我不敢這樣説。

    這種不敢,既是對自己的不自信,也是對教育一個個鮮活生命的敬畏。這種心態,也導致了我不敢生孩子,不敢成為父親。

    我自己是個留守兒童,從記事開始,父母就一直在外地打工,所以從小到大我很少感受到來自父母的愛,哪怕他們其實在我身上傾注了已經他們的所有。

    在這種環境下成長,我能夠認識到自己性格上的缺陷,我不覺得自己會是一個特別好的父親,所以不生孩子可能是比較好的選擇。

    而且,我已經教了十幾年書了,認識幾千個孩子,在他們身上,我能夠看到不同父母打下的不同烙印。

    其實如今年輕一代的父母,比起我自己的雙親,不管是經濟條件還是受教育程度,大體上都已經有了很大的改善,但是在做父母這件事上,還是有很多人依然在重複歷史。

    我見過家裏條件非常好,但性格內向到有自閉傾向的11歲男孩;有生理初潮早於周圍的人,卻被家裏人以開玩笑口吻説是不是怪胎的女孩子;有但凡成績下滑,就會被家長用刺耳的詞彙辱罵的乖學生;有在學校偷竊被發現,父母來後卻叫囂這麼小的年紀能偷到是他的本事的調皮男孩......

    這些孩子來到這個世界時,都是一張白紙,但在他們還在長心智的時期,就已經被父母潦草地塗抹上了不好的印記,他們將來長大了,要怎麼面對自己的這些印記?

    作為老師,只要把知識用更生動活潑的方式教授給學生,就算完成了基本工作,如此,尚且需要四年師範培養與考試,而做父母,卻完全沒有門檻。

    04

    “試管承受的恐懼、焦慮,換來了一句你怎麼這麼嬌氣”

    蘇文靜,41歲,外企主管,寶寶2歲

    準備要孩子的時候,我已經三十六歲了。

    其實從我跟我老公結婚開始,各方催生的壓力就沒斷過。記得我三十二歲生日時,我媽媽還直接跟我講了她的擔心,説現在還不考慮生孩子的話,萬一以後生不出來,我老公會跟我離婚。

    但那時候我的事業正處於上升期,迫於兩個人在上海買房的壓力,我不能暫停了備孕。所以等到我跟我老公都覺得可以要孩子的時候,卻發現無法自然受孕,一檢查,是雙側輸卵管堵塞加多囊。

    在醫生的建議下,我進入了試管週期。打針促排、取卵,其中苦楚,沒有經歷過的人真的不懂。

    但更受打擊的是,第一次鮮胚移植沒有着牀,第二次凍胚移植也沒有懷上。

    那段時間,我不僅身體飽受折磨,情緒也時時崩潰,揮之不去的孤獨與焦慮讓我感覺被全世界拋棄了一樣。但我老公工作特別忙,他無法每時每刻周到底照顧好我的情緒,有時候碰上他為工作的事困擾的時候,我若陷入負面情緒的漩渦裏,他只會乾巴巴地鼓勵我“要做媽媽了,勇敢一點”,而不耐煩的時候甚至會説“你怎麼這麼嬌氣”。

    折騰了兩年多,我真的很想要放棄,我甚至都不確定到底是我自己有強烈地願望成為一個母親,還是家庭、社會環境迫使着我做了這樣的選擇。但家裏所有人都鼓勵我要堅強,要勇敢,熬過去就好了,沒有一個人願意去聽我內心的脆弱,那段時間我覺得在家人的眼裏,我只是個子宮。

    所以,當最後一次胎胚移植一個星期後,我看到驗孕試紙上顯示着我成為了一個準媽媽的結果時,我沒有激動,只覺得鬆了一口氣。

    05

    “給出我有的一切,仍彌補不了我內心的愧疚感”

    葉徵,43歲,外企高管,2個孩子

    在外人眼裏,我是個典型的事業有成、家庭美滿的成功男人:外企高管,年薪兩百萬,温柔賢惠的妻子,一雙健康可愛的兒女。

    但光鮮背後,苦楚無數。

    我有兩個孩子,老大已經上初中了,老二讀一年級。我和我太太都是那種願意將一切心血都傾注在孩子身上的父母,所以在懷老大的時候,我太太就辭職了,而其實,她當時也有前途不錯的工作。

    我兩個孩子都上的國際學校,合起來一年學費要一百多萬,所以至今我們在上海都沒有買房子。

    而且,因為我一個人承擔了兩邊父母、自己小家這樣三個家庭的責任,我特別害怕自己生病,有時候身體稍微的不適,在得到醫生的診斷結果之前,我心裏已經是地震般的坍塌了。

    但即便是這樣,我仍然覺得自己愧對家庭愧對孩子。

    因為工作我需要常年出差,即使在上海,也有寫不完的PPT開不完的會,基本上我下班時,我孩子都已經睡了,每天能看見他們的時間就是在吃早飯的餐桌上。

    而我太太這些年全身心為家庭投入,以前我完全不能體會到她的辛苦,很多時候就忽略了她的價值,時常為一些小事跟她冷戰,差點讓她陷入抑鬱。

    在外人看來美滿的家庭,實際作為丈夫與父親的我,常年缺位。

    當然,養育2個孩子有無窮的幸福感,我也是在為自己的選擇買單。只是,當一些想生二胎的朋友們開玩笑問我生二胎好不好,我會認真的勸他們三思而後行。

    對了,上個月,我媽打電話過來問,要不要考慮再生一個的時候,我看到我太太那對疑惑、憂傷、而後變為堅定的眼神。我更加肯定再也不生。

    06

    結語

    《中國生育報告2019》顯示,2018年出生人口大幅減少13%以上,全國人口出生率為10.94‰,為1949年以來歷史最低,而且生育意願降低至1.5以下,原因在於“生育基礎削弱”和“生育成本約束”。

    我們不想讓那些不願意生孩子的人改變主意,更不願否定那些生育子女的人的價值,但在出生率、生育意願都雙低的如今,我們很想知道,怎樣才能讓那些願意生孩子的人,放心迎接新生命?

    *根據採訪對象要求,人物皆為化名,“螳螂財經”根據需求有所刪減調整。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户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