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晨曦 / 待分類 / 玄武門之變的真相,李淵和李世民父子的殊...

分享

   

【葉城到香港物流】玄武門之變的真相,李淵和李世民父子的殊死搏殺

2020-10-30  狐狸晨曦

    大唐太宗皇帝李世民,治下海內昇平四夷賓服,貞觀之治被譽為垂風萬代。

    然而帝者無親,霸者無情,屍山血海鋪就漫漫帝王路,從來不止是敵人的,也包括自己血親骨肉的。兄不兄、弟不弟、父不父、子不子,君不君,臣不臣,俱在一場武德九年的玄武門之變。

    對決雙方集團的真正主角,正是唐高祖李淵和唐太宗李世民這兩代英主。至於太子李建成,他的遭遇當然令人惋惜同情,卻僅僅是一個第一配角罷了。

    一、李世民的勢力基礎:天策府集團。

    武德年間的李世民,遠不止是個朱棣式的帶兵親王,也不止是個韓信式的開國功臣。哪怕他真是唐朝的朱棣+韓信,李淵堂堂開國之君,要收拾他也不會太難。 可惜李世民早已超過了這個層次,徹底尾大不掉。

    李淵從3萬人起兵到全據關中河東只用了4個月,到正式稱帝還不到一年,歷代王朝築基之速無過於此,很大程度上當然不是因為他能力強過了劉邦朱元璋,
    而是因為他本身就是關隴集團的重要成員,成為建立了西魏-北周-隋-唐四代王朝的關隴集團的新代理人。

    唐高祖神堯皇帝:李淵


    李淵一路進軍不停濫賞,幾乎見人就發世襲國公的帽子,全盤承認關隴集團和關中世家的權力與利益,才得到他們一致支持。 
    但是這樣做最大弊端就是,李唐政權的性質,很大程度上成為形同西魏北周的西北武人之軍閥政權,朝堂上的利益已經被他們分割完了。 

    所以李淵才任用次子李世民為主帥主持統一戰爭,最初目的也正是為通過他,來吸納那些朝堂上容納不下的全國各地的英才與利益集團。才給他種種榮銜權柄,許他自行招降納叛,開府治事; 未必不存着統一後再把這個本與皇位無緣的兒子當臨時工捨棄閒置,其屬下卸磨殺驢的心思。 
    豈知李世民能力太強,野心太大,藉此機會反客為主,得到關東豪傑歸心,天策府竟成尾大不掉之勢,越到後面越想動他已是投鼠忌器。 
    而這些陸續投效的關東豪傑也將李世民當做能夠實現自己功名富貴的唯一代表,對李唐皇族與李淵豈有半點忠誠度可言?
    可參看尉遲恭事變當日殺王囚帝表現,可有半點對李唐天子、皇室的敬畏?老李若不當場屈服,多半跟着二子一起下地府了。
    此人正是李世民自關東招降納叛而來,收為親衞大將。與之類似的關東羣豪甚多。他們與其説是降伏於大唐,不如説更多是降伏於秦王。對李淵這個皇帝的忠誠,怕未必比曹仁許褚們對漢獻帝的忠誠更高。

    天策府猛將尉遲恭:

    就連玄武門之變的李靖、李績兩大軍中巨頭,竟然對“親王謀皇位害太子”這種大逆不道行徑持所謂“中立”態度,其真實意向可想而知。正因對他們來説,李世民同樣比關隴本位的李淵更能代表其利益。 

    這才是李淵早已經下場與李世民為政敵,卻遲遲不能武力解決他的根本原因,此時兩人父子親情早已淡漠無比了。一切不過是利益與局勢所致。 
    殺李世民個人,對李淵或許不算很難,但要收拾他死後的爛攤子絕非異事,所謂的皇帝詔命,天策府誰也不會當回事。如果只會殺人卻沒有事後收拾局面的把握,如魏孝莊帝殺爾朱榮那樣,並不叫果決、只能叫魯莽無謀。

    因此歷史上李淵才會扶植李建成,打壓李世民,軟刀子割肉,分化其部屬,力圖政治解決之。 
    楊文幹事件是李世民借題發揮,忽悠了李淵上當,甚至更陰謀論點,就是李世民收買了李建承和楊文幹身邊的人搞出這場亂事。
    至於「李淵許諾李世民平亂後當太子」云云,要信李世民的胡扯,乾脆就連他是被逼無奈才“周公誅管蔡”一起信得了。

    二、李淵和李世民:是父子,更是皇權路上定要分勝負的政敵。

    最遲至武德六年,由太子李建成而非李世民出征劉黑闥起,李淵便開始着手遏制李世民集團權勢,加入了李建成一方;那以後的數年,李淵與李世民與其説是君臣父子,不如説是定要分出輸贏的政敵; 
    之所以不似皇帝對通常政敵那樣雷霆霹靂,而力圖通過和平手段來化解其爭位行動; 這也並非因為李淵的心慈手軟或是父子情深,天家無父子,政治家怎會將親情看得多重? 

    而是因為武德年間,李世民的天策府勢力之大,竟可以與東宮太子並行行文號令唐朝各地官府;李世民身兼諸多政府加官,其權勢更遠超一個正常皇子親王所應得; 
    這一切並非是李淵對次子無節制溺愛所制,也不單是為酬其戰功,而是李世民在統一戰爭中藉機招降納叛、不斷培植自身勢力,早已經到了勢大難制的地位。

    李世民的勢力根基、支撐他和李淵對抗的根本,就在於收攏的這些非關隴勢力。他們迫切需要在新帝國政治舞台從關隴集團虎口奪食,是以選中了李世民這個代言人。
    李世民的能力足以讓關東羣豪們折服,他們更堅信追隨李世民前景遠大,因此天策府一時謀臣如雲,猛將如虎。

    想強行用武力解決掉天策府實力,意味着大唐朝廷的空前動盪,若不能成功斬首,而讓李世民及其黨羽逃出長安成外,唐朝江山分崩離析,再打一場大規模內戰,而各方羣雄趁勢而起,亦非危言聳聽。 
    從開國君主與李唐皇族族長的雙重立場,從李淵的角度設身處地,確實很難下定這個決心。 

    畢竟這等於要一次性大清洗大半個唐朝開國功臣集團,這是連朱元璋都未必能成功做得到的,看看老朱對明初功臣集團是怎麼分化瓦解、依次打擊,循序漸進、歷時數十年才大功告成。

    何況當時天下剛平,人心未定,突厥年年寇邊,李淵甚至一度打算放棄關中,遷都襄陽,此時開啓內戰,其巨大代價李淵承受不起。 

    到了此時雙方都早已是騎虎難下,不解決掉天策府這個畸形怪胎,唐朝政府的政治體制的正規化就根本無從談起;而對天策府的任何削權行為,都必然遭致李世民集團的劇烈反彈,讓朝局更加動盪。
    李世民竟先下手為強發動政變,從其短短數日後便接管中樞,沒有大的反彈可知,天策府勢力之大到了什麼程度,之前的一時隱忍,也不過是其策略與假象罷了。 一如他在沙場中對決宋金剛、劉黑闥這些勁敵,所慣用的“避實擊虛”兵法。

    天策上將或許玩政治玩不過老謀深算的老爹,可是當他將卓越的兵法才能化用到政爭中時,李淵便萬不能敵了。

    秦王、天策上將李世民:

    玄武門之變的結果,以犧牲李淵的權柄與自由、及其二子十孫、幾千將士性命為代價,避免了一場規模更大、程度更激烈的內戰,讓天策府集團整合到唐朝政府中樞,對李唐社稷、天下百姓而言,亦算得上不幸之萬幸了。
    這才是真正的高手對決,若當真演繹起來,其精彩程度豈是如滿清康熙諸子奪嫡那般的兒戲程度可比的?

    三、李世民對相關歷史的篡改真相。

    李世民篡改玄武門事變相關史料,可為青史定論。絕不是因為那個他詢問起居注被阻止的記載。 以當時皇權遠比秦漢更高的集中程度,他若是真不想讓這個記載傳下來,自然就不會傳下來,顯然這是被當成大唐太宗皇帝的納諫美德之一而記述下來的。

    斷定李世民必定改史,是因為他和李唐官方史官宣佈的“玄武門事件真相”,稍一分析就知道純粹是侮辱後人智商的產品:

    【葉城到香港物流】——司馬光《資治通鑑》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户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