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時斜陽 / 大唐榮耀 / 王灣——唯有喜歡,才有激情

分享

   

【葉城到香港物流】王灣——唯有喜歡,才有激情

2020-11-04  舊時斜陽

    這世間總有一些人,如同天上的雲漂浮不定,他們未必需要人記住,也不需要留下什麼,如果説,他們曾經來過這個世界,那麼唯有作品。

    比起自己,他們更在意自己的作品。

    因為他們相信,比起姓名,好的作品才是永恆。

    所以他們的作品並不多,但足夠好。

    好到歷史都無法忘記他們的存在。

    下面的這位主人翁就是這一撥人裏最出色的代表。

    公元那一年,歷史沒有留下準確的記載。

    只知道,這一天大唐的天空是陰沉的,從京城發佈的天氣預報説,應該是個陰雨天。

    這樣的天,最適合的事只有一件——旅遊。

    對於一個愛好祖國名山大川的人來説,再沒有比和風細雨的天更適合看風景。

    “清風吹麥壟,細雨濯梅林。”這才是旅遊的最高境界。

     這樣的境界,他一直嚮往。

     所以,在公元的某一天,留給我們的畫面是,在一間再普通不能再普通的茅草屋裏,一個身材欣長,面容秀氣的年輕人一臉笑容的走向了大自然。

      他叫王灣,洛陽(今河南洛陽)人。

      平日裏喜歡寫詩、看報、美食、最喜歡的還是旅遊。

     他的旅遊不喜歡抱團,也不喜歡導購,連火車都不喜歡坐。

    因為他覺得那不是他想要的旅遊,按照他的標準,旅遊就該獨自上路。

    一把油布傘,一身蓑衣,一根竹仗,就可以去大唐任何一個自己想要去的地方。

    旅遊其實沒有那麼多的複雜。

    只要你喜歡,你可以不必去聽那穿林打葉的雨聲,一邊吟詠長嘯着,一邊悠然徐行。

     竹杖和草鞋輕快勝過駿馬,誰會怕!披一身蓑衣,任憑一生風雨。

     他決定這麼幹。

     通過多日的籌劃與研究,他把目標定在了江蘇鎮江北固山下。

     他很早就聽説,此地北臨長江,形勢險固,故名北固,從山上往下看,很有天下唯我獨尊的感覺。

     於事業,他並沒有多大的野心。

     早前也參加過幾次考試。

     比起無數落榜的高考生,他是幸運的。

     只參加了幾次就中了,入了長安大學學了幾年,就被授了滎陽縣主簿。後由滎陽主簿受薦編書,參與集部的編撰輯集工作,工資不算高,但也不算低。

     維持自己的小資還是足夠。

     和那些拼命讀書從政的讀書人不同,他並不覺得努力工作是一件多麼了不起的事。

    反而覺得的人除了工作之外得乾點自己喜歡的事。

    唯有喜歡,才有激情。

    不然,做得再多也那也是在機械的重複。

    每次看到那些不知疲倦工作,將自己熬成了熊貓眼的工作狂人,心裏總有一股牴觸的感覺。

    這種感覺隨着工作強度的增加,厭惡的次數也變得越來越多。

    多得幾乎讓他感到麻木。

    為什麼我就不能出去走走呢?

    他在心裏自問了無數遍。

    終於有一天,一個同僚開着玩笑説:“王灣,這個可以有!”

    他點了點頭説道:“你説的不錯,這個真可以有!”

    就這樣,他出發了。

    從楚入吳,一路走一路看,用了三個月他的小船才順利抵達江蘇鎮江北固山下,碧波盪漾的江面所呈現的畫面讓他感到心碎。

     突如其來的心緒,讓他決定為眼前的江南清麗山水寫點什麼。

    此時的詩壇流行一股“清秀詩風。”簡單的來説,就是寫詩都不追求詞藻的華美,而是力求極自然地表現山水本身的美。同時在詩中盡力表現自己的個性。

    這種詩需要用筆簡約、淡雅、多處留白、意境開闊而想象深遠。

    最主要的是詩需要精緻而典雅、工整而豐潤、點點滴滴就能寫出全世界。

    這個格調很高,當時寫的人並不多。

    而他恰恰能寫這樣的詩。

    他不知道,自己這次的一首詩將永遠的載入史冊,更不知道的是,這首詩為後來的詩壇開闢了新的篇章。

    這些他不必知道,也不想知道。

    此時此刻的他只想用最簡單、最乾淨、最小的畫面,記錄眼前的美景。

    當一切情緒,一切的景色都準備充足後,他動手了。

    次北固山下

    客路青山外,行舟綠水前。

    潮平兩岸闊,風正一帆懸。

    海日生殘夜,江春入舊年。

    鄉書何處達? 歸雁洛陽邊。

    客行在碧色蒼翠的青山前,泛舟於微波盪漾綠水間。

    次北固山下的湖水開始上漲,兩岸也顯開闊;風勢正順;白帆高高揚起,正是看景色的時候。

     不知不覺看了一夜,太陽從海邊升起,現在我才想起來,一年的冬天還沒過完,江南的春天已經來了。

     我還在旅行,該如何給家人捎給信兒呢?看來,只能託付北歸的大雁,讓它捎到遠方的洛陽。

     嗯,不錯!

    全詩用筆自然,寫景鮮明,情感真切,情景交融,風格壯美,極富韻致,健康的風格,為後來的大唐樹立了一種典範。

    好的詩就該是這樣的,剔除了一切不必要、不諧調的成分,唯有這樣,詩才會顯得更加明淨,更加持久。

    他似乎也意識到這一點。

    接下來的日子裏,他總是默默地誦讀這幾句詩。

    儘管他此前也寫過不少詩。

    比如

    常愛南山遊,因而盡原隰。——《奉使登終南山》

    華月當秋滿,朝英假興同。——《奉和賀監林月清酌》

    明代資多士,儒林得異才。——《哭補闕亡友綦毋學士》

    金殿忝陪賢,瓊羞忽降天。——《麗正殿賜宴同勒天前煙年四韻應制》

    聖主萬年興,賢臣數載升。——《秋夜寓直即事懷贈蕭令公裴侍郎兼通簡南省諸友人》

    忝職畿甸淹,濫陪時俊後。——《晚夏馬嵬卿叔池亭即事寄京都一二知己》

    耿耿曙河微,神仙此夜稀。——《閏月七日織女》

    但能留下來的並不多。

    對此,他並不在意,一個好的詩不應該隨時主意自己的寫了多少詩,而是寫的質量。

    很顯然,眼前的這首詩質量很難得。

    他不想別人讀這首詩的時候,生出失望之情。

    為了達到這個目的,他不斷的揣摩,不斷的修改。

    不管自己能不能達到這個目的,他都在告訴自己——我努力過了。

    剩下的交給歷史。

    後來的一切證明,這是一首經得起歷史檢驗的好詩。

     此詩一經問世,“海日”兩句很快就被當朝宰相張説“手題於政事堂,每示能文,令為楷式”——(《河嶽英靈集·王灣》)。

     直到唐末詩人鄭谷還説“何如海日生殘夜,一句能令萬古傳”。

     明人胡應麟説,此詩頸聯“海日生殘夜,江春入舊年”,“形容景物,妙絕千古。”

     好的東西,並不缺人發現。

     這句話未必是真理,但至少一千多年的王灣用自己的一生證明了這句話是對的。

     雖然這首詩很意外的成了當年的爆款詩歌,一路火到了長安城。

     就連當時最有權威的雜誌《全唐詩》也上門求他做個專輯,並且一口氣錄了他10篇好詩。

     但這並沒有給王灣帶來任何的改變。

     平時該吃什麼,這會兒同樣吃什麼。

     每次遇到了記者,他總是從容的躲開了金光閃閃的鏡頭,然後用平靜的語氣告訴每一個記者:“我只是一個喜歡寫詩旅遊的人,其他與我無關。”

     這種淡雅的性子註定他成不了新聞的中心,加上私生活上沒什麼花邊新聞,久而久之,當初那些興致勃勃的記者也喪失了繼續往下的挖掘的動力。

     生活在頂峯的一剎那,重新恢復了往日的平靜。

     看着漸行漸遠的各大新聞記者,他輕輕鬆了一口氣。

     喧鬧,終究不適合我啊。

     平靜才是我的本意。

     這樣平靜的日子,他過了將近10年,10年足夠讓人忘記一切。

     10年後,他留下的唯有一堆零星的傳説。

     沒人知道他留下了多少超越《次北固山下》的這樣的詩歌, 他寫了多少詩,沒有具體的數字。

     甚至他是怎麼死的,也沒人知道,有人説他死於災荒,有人説他曾作詩贈當時宰相蕭嵩和裴光庭。

     還有人説,他……

     當年的哪一款火爆的大唐的《次北固山下》似乎也要隨着記憶的退卻,永遠的沉睡在歷史的塵埃之中。

    所幸,老天爺是眷顧的。

     這首詩遇到了一個叫辛文房的西域人,面對那個曾經輝煌了數百年的大唐詩壇。

     他心中充滿了敬意。

    對於那些揮灑青春,揮灑熱情,揮灑豪情的大唐詩人,他充滿了嚮往。

    才子氣質的他,在一個陽光明媚的早晨,做了一個足夠影響後世的決定——"遊目簡編,宅心史集。或求詳累帙,因備先傳。撰擬成篇,斑斑有據,以悉全時之盛,用成一家之言"。

     如此,歷史多了一本《唐才子傳》

    這是一本集合自傳、別傳、集序、行狀、墓誌,詩文及他人酬贈作品中勾稽事蹟的真實資料。

    經過大量的查閲,他為王灣留下了不足兩百字的小傳。

    灣,開元元年常無名榜進士。與學士綦毋潛契切。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户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