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愛歷史本尊 / 最愛歷史 / 什麼是天山?

分享

   

【葉城到香港物流】什麼是天山?

2020-11-06  最愛歷史...

    清乾隆年間,紀曉嵐被髮配新疆後,記載了一件怪事:

    一個雨夜,天山北麓,迪化(烏魯木齊)馬場走失了幾匹戰馬,

    八天後,駐哈密的清軍突然發現營中馬匹數量增多,

    查明之後,竟然是不久前烏魯木齊馬場失蹤的馬。

    烏魯木齊與哈密各處天山南北,相距500多公里,沿途有高山大漠,

    無人驅馳的戰馬如何穿行兩地?

    紀曉嵐無法解釋此事,在故事的結尾寫道,

    “世人皆雲天山腹地有幽徑相通。”盡顯天山之詭祕莫測。

    中華民族與天山的故事,書寫了幾千年,

    天山之上,皚皚白雪,萬古長存,

    天山之下,絲綢古道,穿越千年。

    其實,我們的天山,並不遙遠,也不神祕。

    世界上離海最遠的山,在哪裏?

    天山北麓

    1. 200萬歲的“小同志”

    小説家金庸、梁羽生筆下,

    天山的武林門派頗有江湖地位,

    讓人不禁幻想,

    靈鷲宮就隱藏於天山雲霧飄渺的山谷之中,

    七劍下天山的故事就發生在冰川匯聚之處。

    然而,

    天山不是武林高手修行的一座山峯,

    甚至都不是一條山脈。

    天山,是世界七大山系之一,

    也是地球上離海洋最遠的山系、

    全球乾旱地區最大的山系。

    天山山系,

    由北天山、中天山、南天山三列山脈組成,

    地處歐亞大陸腹地,

    東起我國新疆哈密,

    西至哈薩克斯坦、吉爾吉斯斯坦

    和烏茲別克斯坦等國交界處,

    全長約2500公里,南北均寬300公里。

    這是一組超級山脈,卻十分年輕,

    大約形成於200萬年前,

    由印度洋板塊和亞歐板塊之間的

    強烈碰撞擠壓而成。

    天山山系主體部分,大約有四分之三在中國境內,

    包括天山的東段、中段以及西段的一部分,

    東西綿延1700公里,

    與阿爾泰山、崑崙山並稱新疆三大山脈。

    中國的天山,橫亙於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中部,

    將我國新疆劃分為地理學上的南疆與北疆,

    聳立於塔里木盆地與準噶爾盆地之間,

    高山上銀裝素裹,山腳下綠意盎然。

    同時,天山又是東西文化的分水嶺,

    通過河西走廊,連接着東西方文明,

    成為世界四大文明交匯之地。

    2. 雲海之巔的生命奇蹟

    日本學者松田壽男,將亞洲分為三個風土地帶。

    大陸的東側到南側,伸展着受季風影響的濕潤土地,

    故而被稱為濕潤亞洲,包括中國東部、印度等地區。

    大陸北側的西伯利亞仍然受海洋影響,

    但具有極寒型氣候,大半個地區為針葉林所覆蓋,

    因此將其稱為亞洲亞濕潤地帶,也叫森林亞洲。

    大陸的中部和西部,是幾乎隔斷了外部海洋濕氣的少雨地帶,

    綿延着遼闊的沙漠與草原,

    這就是松田壽男所説的乾燥亞洲,天山,雄踞其間。

    世界上離海最遠的山,在哪裏?

    天山雲海

    千里天山,東西橫亙,既可抵禦西伯利亞的寒流南下,

    又阻擋了南側塔里木盆地的乾熱風,

    這也導致中國天山南北存在顯著的氣候差異。

    天山南麓,從喀什到庫爾勒,

    年平均氣温10-12℃,夏季炎熱,冬季温暖;

    天山北麓,從西北部的博樂到東北部的奇台,

    年平均氣温在4-7℃之間,夏季涼爽,冬季寒冷。

    世界上離海最遠的山,在哪裏?

    天山公路

    但將整個天山地區劃分為乾燥亞洲的一部分,未免有些武斷。

    天山山區年降水量分佈十分不均,

    北坡降水量大於南坡,西段降水明顯多於東段。

    新疆東部的哈密盆地與吐魯番盆地,

    是天山沿線降水最少的地區,年均量僅20毫米,

    吐魯番盆地西部的托克遜,被稱為我國的“旱極”,

    連續無降水日數最長達350天。

    與之相對的,中國天山西端的伊犁河谷,

    因朝西敞開,可接納水汽,年降水量常年為400毫米以上,

    已經屬於“半濕潤區”,河谷四季分明,被稱為“塞外江南”。

    而位於新疆巴音郭楞州的鞏乃斯河谷,年降水更是可達1000毫米以上,

    堪比東部沿海省市。

    天山山區的降雨時間與地域卻十分集中,

    降雨多在6月至8月,也會下暴雨。

    1981年,新疆沙灣縣就出現過

    每小時240毫米的特大暴雨,

    引發了山洪與季節性泥石流。

    可見,天山沿線並非只有乾燥的沙漠。

    國家衞星氣象中心的數據表明,

    天山之上,冬季平均積雪量多達100億立方米,

    這一千里“雪海”,藴藏着寶貴的水資源。

    有水的地方,就會有生命。

    天山上的冰川融水,是沿線綠洲的生命之源,

    新疆共有373條河流和160處泉水發源於天山,

    其中徑流量較大的內陸河

    有伊犁河、阿克蘇河、開都河與瑪納斯河等,

    中亞最主要的三條河流——

    塔里木河、錫爾河與阿姆河,都為天山所孕育,

    這些河流分佈於人口密集的城市,靜靜地流淌,

    成為千百年來當地人的母親河。

    清澈碧透的天山水,

    滋養着無數珍稀物種。

    雪蓮生長於懸崖陡壁之上,

    雪豹奔跑於幽谷深壑之中,

    金雕展翅於高山峽谷之間。

    在天山水的環抱中,

    誕生了“中國第二大草原”巴音布魯克草原。

    在天山水的庇護下,

    誕生了“白水之城”阿克蘇。

    在天山水的氤氲中,

    誕生了新疆最美濕地庫爾勒。

    還有天山天池,在雪峯之中,

    倒映着雲捲雲舒,

    這一天然的高山湖泊,

    被稱為傳説中西王母歡宴的“瑤池”。

    世界上離海最遠的山,在哪裏?

    天池全景

    天池之畔,天山東部第一高峯,海拔5445米的博格達峯直插入天,

    作為精神圖騰般的“聖山”,被膜拜了數千年。

    在蒙古語中,博格達峯是“神靈之山”。

    在歷史上,人們對天山山系有清晰的認識前,

    都將博格達峯視為天山的象徵,

    唐代吐魯番文書中所説的天山縣,

    就位於博格達峯的南側。

    但是,博格達峯並非天山的最高峯。

    聳立於中國西北邊陲的托木爾峯,

    才是真正的“天山之王”,

    其海拔7443米,

    四周由高山冰山羣、高山草甸草原及森林帶圍繞,

    藏在雲霧縹緲間,仿如世外仙山。

    看過山峯,再説盆地。

    天山的氣温,隨海拔變化明顯,

    而根據海拔高度不同,分佈於天山的許多山間盆地,

    也被分為高位、中位、低位盆地。

    高位盆地海拔在2000米以上,

    氣候濕涼,多為重要的牧業區。

    尤勒都斯盆地,海拔2400-2600米,水草豐美,

    素有“冷庫”之稱。

    在哈薩克語中,尤勒都斯意為“繁星點點”,

    巴音布魯克草原與天鵝湖,就位於此地。

    中位盆地中的焉耆盆地,

    海拔在1047-1200米之間,

    是優良的農牧共生區,

    焉耆的辣椒、葡萄酒與馬,

    自古以來享譽世界各地。

    世界上離海最遠的山,在哪裏?

    火焰山景區

    海拔較低的低位盆地,

    有新疆最低、最熱、最幹、最甜的吐魯番盆地。

    這片亞洲腹地的“火洲”,最高氣温超過45℃,

    卻是國內著名的“瓜果之鄉”,

    由於日照時間長、光熱資源豐富,

    吐魯番生產的甜瓜與葡萄含糖量極高。

    吐魯番,是絲綢之路的必經之地,

    《西遊記》中火焰山的原型

    在吐魯番盆地中部,

    灼熱的氣息,

    在具有四千多年曆史的古城中恣意張揚,

    天山,早已是東西方文化交匯的重要中心,

    是東西交通線上的永恆路標。

    松田壽男發現,天山在地圖上的形狀,

    就像一座半島,長長地突出於遼闊的沙海中。

    通往這座“半島”的路上,

    有寸草不生、荒無人煙的大沙漠,

    分佈於天山南北的綠洲像港口,

    讓沙漠中長途跋涉的人得以休息。

    穿過這片沙海,邁向天山,

    是人類堅持不懈、反覆進行的事情。

    3. 雪山史詩

    人們總是習慣性地認為西域與中原的聯繫,

    起源於西漢張騫鑿空西域,開通絲綢之路,

    以為天山登上歷史舞台應該是在公元前2世紀。

    考古發現早已顛覆了這一舊觀念。

    上世紀70年代,考古學家在天山深處的阿拉溝,

    發現一處先秦時期的墓葬,

    其中有鳳鳥紋刺繡絹等絲織物,距今2600年,

    除此之外,該墓地還出土了戰國時期的漆器。

    絲綢之路,似乎遠比我們想象的更加古老。

    世界上離海最遠的山,在哪裏?

    絲綢之路 · 天山東部

    祖先的文獻典籍,給後世留下無盡的暢想。

    《穆天子傳》記載,公元前10世紀,

    西周第五代天子周穆王率領一隊侍從,

    來到西域,與西王母在瑤池相會。

    臨別之際,周穆王向西王母許諾,

    天下大治後,必然返回瑤池與她重逢,

    但這個約定最終沒有實現,

    西王母也在史籍中失去蹤跡。

    有學者認為,遠在絲綢之路前,中原與西域之間存在一條“玉石之路”。

    在一萬年前的哈密七角井遺址中,出土了明顯受華北地區細石器工藝影響的石器。

    在中原,商代貴族所鍾愛的玉器,多采用新疆和田玉。殷墟婦好墓中出土的玉器,

    經專家鑑定,絕大多數玉料來自新疆。

    西漢,張騫鑿空西域,歷史與神話之間的壁壘終於貫通。

    張騫開拓西域的事業,始於匈奴寫給漢朝的一封信。

    漢初,匈奴控制了西域諸國,

    冒頓單于在給漢文帝的信中説:

    “定樓蘭、烏孫、呼揭及其旁二十六國,皆以為匈奴。”

    當時,天山山麓南北的許多綠洲已經相當成熟,

    當地人分別擁戴自己的首領,形成西域三十六國,

    與天山東西各地通商貿易。

    世界上離海最遠的山,在哪裏?

    伊犁特克斯夜色 | 古絲綢之路上的神祕八卦城

    只有從高空往下看,方能識破城市八卦真容

    很久很久以前,特克斯城的縣長用20頭牛拉着犁,

    從中心出發,劃出了八卦城街道的雛形,

    8條主幹道加上4條環路,整座縣城環環相連。

    漢武帝時期,

    一代雄主心懷反擊匈奴的宏圖偉業,

    將目光望向迢遙的西域。

    為了聯合大月氏對付匈奴,

    漢武帝命張騫出使西域。

    長路漫漫,險象環生,

    直到13年後,張騫歷經無數艱難險阻,

    再次出現在長安的大殿上。

    他為大漢帝國帶回了西域的珍貴情報,

    從此,天山再不是遙不可及的未知之境。

    世界上離海最遠的山,在哪裏?

    絲綢之路 · 交河古城遺址

    曾經有兩條河流在它兩側交叉而過,故得名交河城。

    當時的人們採用了一種獨特的建築方式,

    直接從深土城向下掏挖,挖出了街道、房屋,乃至整座城市。

    絲路上的城市大多依水而建,彼此接力,

    為遠行的商隊提供補給。

    英國曆史學家湯因比説,

    如果可以,他願意出生在

    公元1世紀的中國新疆,

    因為那裏處於

    佛教文化、印度文化、希臘文化、波斯文化

    和中國文化等多種文化的交匯地帶。

    絲綢之路開通後,

    通過三條路連接着歐亞大陸各國。

    據《隋書》記載:

    絲綢之路北道,

    自哈密穿越天山以北,到達伊犁河谷,

    再從錫爾河前往羅馬帝國。

    中道沿天山南側,

    經哈密、吐魯番盆地、焉耆、庫車、喀什,

    然後翻越帕米爾高原,進入伊朗的波斯帝國故地。

    南道沿羅布泊西行,

    最後到達阿姆河河畔,再通往印度北部。

    世界上離海最遠的山,在哪裏?

    喀什古城

    南北絲綢之路在喀什交會,往來西域的人們在此處落腳。

    漢朝的西域都護府,

    設置於今新疆輪台,統領西域諸國;
    唐朝的安西、北庭都護府,分管天山南北,

    中原王朝在天山屯田、駐軍、通商,

    默默地守護着絲綢之路。

    天山,不只是一個巨大山系,

    更是中華民族血脈相連的紐帶。

    唐代詩人駱賓王從軍西域,

    他描寫天山的雲與雪:

    “忽上天山路,依然想物華。

    雲疑上苑葉,雪似御溝花。”

    在駱賓王之後,岑參騎着西域馬走向天山,

    他描述了天山下行軍的艱辛:

    “君不見走馬川行雪海邊,平沙莽莽黃入天。

    輪台九月風夜吼,一川碎石大如鬥,

    隨風滿地石亂走”

    據考證,這一段寫的是,天山腳下的“三十里風區”。

    世界上離海最遠的山,在哪裏?

    天山腳下駿馬多

    詩人走過的天山,

    是文化交融之地。

    唐代,天山北道的北庭,是佛教的聖地,

    也是世界上最北的佛教中心。

    中國最早的石窟羣——克孜爾千佛洞,

    位於新疆阿克蘇地區拜城縣,

    至今鑲嵌在紅色的懸崖石窟之中。

    “偷渡”出關、西行求法的玄奘也曾進入天山,

    他在穿行天山以南的沙漠時

    經常感覺身邊有鬼怪作祟,

    只見“驚風擁沙,散如時雨”。

    後來,西域佛教走向衰落,

    只剩下大量精美的壁畫、泥塑,

    以及傷痕累累的石窟、殘塔。

    世界上離海最遠的山,在哪裏?

    克孜爾石窟精美壁畫


    公元10世紀後,伊斯蘭教傳入天山腳下,

    喀什成為伊斯蘭教在天山地區的傳播中心。

    經過此後幾個世紀的發展,

    伊斯蘭教成為當地的主要宗教。

    人們甚至可以在天山尋找道教的蹤跡。

    13世紀,全真教道人丘處機

    前往西域謁見成吉思汗。

    丘處機在準噶爾盆地“南望天際,若銀霞”,

    極目遠眺天山,吟詠天池。

    博格達峯因丘處機的西行,

    成為道教在中國西部的聖地。

    由於綠洲的特性,

    天山南北出現了許多擅長經商的城邦,

    但他們的政治力量反而較弱,

    因此,像耶律大石這樣的征服者,

    在天山歷史上更加引人注目。

    1124年,

    契丹貴族耶律大石率領200名士兵

    逃離遼天祚帝的大帳,

    在遼朝即將傾覆時,踏上了漫漫西行路。

    飽受亡國之痛的耶律大石,

    就像中國歷史上無數絕處逢生的英雄一樣,

    做出一個驚人決定,

    他率領一支軍隊,沿着天山一路西征,

    建立了稱霸中亞的西遼政權。

    西遼歷經五代統治者,立國88年。

    現在,通過對新疆的考古調查可知,

    西遼時期的主要遺址主要分佈於天山一線。

    “契丹”之名,並未因王朝滅亡而消失,

    在如今俄語、希臘語等文獻中,

    中國仍被稱為“契丹”。

    元代,西遼都城被蒙古騎兵攻陷。

    元世祖忽必烈為加強對西北地區的管轄,

    復置北庭都護府於天山北麓的

    別失八里(今新疆吉木薩爾),

    並派大批軍隊進駐屯田,

    其中有漢人、蒙古人、契丹人與女真人。

    世間滄海桑田,北庭都護府昨日重現,

    這一時期,西域與內地往來更加密切。

    到了明代,輝煌一時的別失八里埋沒於荒草之中。

    但清代,經過康熙到乾隆三代皇帝的經營,

    平定準噶爾部割據勢力與大小和卓叛亂,

    清廷再次統一了天山南北。

    即便是在晚清風雨飄搖之際,

    清政府也沒有放棄天山下的土地。

    1876年,年過花甲的左宗棠出兵天山,

    他顧不上“衰朽之軀”,經過4年奮戰,

    趕跑了從中亞入侵的阿古伯。

    在前往新疆哈密指揮作戰時,

    左宗棠命令士兵給他運了一口棺材隨軍出征,

    他早已視死如歸,

    他要捍衞的,是中國的領土完整與主權統一。

    平定入侵者後,

    左宗棠在給清廷的奏摺中寫下四個字:“故土新歸”。

    天山南北,歷代英雄的傳奇永載史冊,

    澄明如鏡之心,與天山白雪輝映,

    堅韌不拔之軀,似天山羣峯挺立。

    4.永恆的天山

    天山英雄的故事,

    還在繼續。

    在今年的疫情通報中,

    不少人發現,除了31個省(自治區、直轄市)外,

    總是會單獨提到一個新疆生產建設兵團。

    這是我國西北邊陲的一個特殊“兵團”,下轄14個師。

    自解放後,無數熱血青年加入兵團,投身西部建設,

    在天山腳下保衞邊疆,開墾荒地,

    一座座兵團城市拔地而起,形成一片片人造綠洲。

    →請橫屏觀看:新疆伊犁薰衣草地

    每年6月,薰衣草開始盛開。

    上世紀60年代之前,中國的薰衣草香料全靠進口。

    為了改變這種狀況,人們在幾個省份分別進行試種。

    等待了6年之後,只有伊犁的薰衣草培育成功。

    今天,中國95%的薰衣草都來自這裏。

    世界上離海最遠的山,在哪裏?

    200萬人組成的新疆生產建設兵團,

    放下槍桿,拿起鋤頭,戰冰雪,鬥風沙,

    不穿軍裝,不拿軍餉,永不換防,永不轉業,

    不少人拖兒帶女,將一生奉獻給邊疆。

    因為他們,天山南北欣欣向榮。

    著名的石河子市,地處天山北麓中段,

    是一座從零開始的軍墾之城,

    由新疆生產建設兵團自1950年代開發建設。

    當年,兵團司令員王震將軍

    發現這裏地域遼闊,資源豐富,

    他説:“在這裏建一座城,留給後代。”

    如今的石河子,建有中國西部第一個

    非省會城市國家級經濟技術開發區。

    新疆兩所211大學之一的石河子大學,

    在這座邊陲小城洋溢着青春活力。

    2019年,另一座年輕的兵團城市,胡楊河市在天山北側揭牌成立。

    中國在天山創造的奇蹟永不止步,就像《邊疆處處賽江南》中唱的:

    “朝霞染湖水,雪山倒影映藍天……林帶千百里,萬古荒原變良田。”

    而這是無數平凡而堅強的中國人成就的偉業。

    天山的明天,新疆的未來,無可限量。

    天山地區的太陽輻射總量、日照時間,

    在我國首屈一指,

    豐富的光熱、風能資源充滿開發潛力。

    天山南北,可謂山山有礦,盆盆有油,

    天然氣集中產於塔里木、準噶爾等盆地。


    作為絲路重地,天山位居亞洲大陸腹地,

    獨特的自然人文資源與多民族聚居區,

    形成了著名的旅遊品牌。

    溝通東西經濟文化的古老商路,

    至今吸引着八方來客。

    天山北坡,新疆首府烏魯木齊,

    地處絲綢之路經濟帶核心區域,

    是名副其實的“亞心之都”,

    比肩中亞第一大城——哈薩克斯坦的阿拉木圖。

    中華民族中的47個民族在此安居樂業,

    有維吾爾族五彩繽紛的着裝、哈薩克族賽馬的熱情奔放、

    漢族秦磚漢瓦的院落、俄羅斯族哥特式的尖屋頂……

    當天山腳下盛世再現,我們更不可辜負,

    每一個時代的英雄,對天山的守護。

    東漢,西域都護府的將領耿恭死守疏勒城,

    戰至全城食盡窮困,憔悴枯槁,仍拒絕敵人的勸降。

    當大漢雄師冒雪翻越天山,拯救孤軍時,

    城中僅餘26人,回玉門關後,只有13人倖存。

    唐代,安史之亂後,安西、北庭將士與朝廷失去聯繫,

    甚至不知道中原換了皇帝,改了年號,

    萬里孤懸,外援斷絕,他們卻從未忘記自己的使命,

    泣血死守天山南北數十年,

    最後一戰,滿城盡是白髮兵。

    清代,蒙古族的土爾扈特人東歸,越過伏爾加河,

    沿途受疾病、飢餓困擾,本來17萬人,

    只有7萬人來到了伊犁河谷,

    在看到清朝派來迎接的部隊時,

    土爾扈特人痛哭流涕,

    獻上了明永樂八年先祖所受的漢篆封爵玉印,

    那一刻,他們終於回家了。

    幾千年來,經由中華民族走出的這條路,

    天山不再神祕,也不遙遠。

    明月出天山,

    絲路漫長的古道在訴説着歷史,

    也承載着一個偉大民族的夢想。

    這就是,中國的天山,永恆的天山。


    參考文獻

    [日]松田壽男:《古代天山歷史地理學研究》,1987年

    馬汝珩:《清代西部歷史論衡》,山西人民出版社,2001年

    韓德麟等:《新疆資源優勢及開發利用》,商務印書館,2003年

    胡汝驥:《中國天山自然地理》,中國環境科學出版社,2004年

    胡文康:《天山地圖》,新疆人民出版社,2006年

    黃汲清:《天山之麓》,新疆人民出版社,2001年

    張弛 :《明月出天山:新疆天山走廊的考古與歷史》,

    商務印書館,2018年

    本文圖片由圖蟲創意、攝圖網授權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户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