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介 / 待分類 / 毒保姆悶死83歲老人:家政圈的“殺人產業...

分享

   

【葉城到香港物流】毒保姆悶死83歲老人:家政圈的“殺人產業鏈”終於曝光!

2020-11-06  一介


    惡毒保姆活活悶死老人

    淡定教家屬處理後事

    前幾天,新聞再次曝光一起保姆殺人案。

    保姆殺人過程之鎮定,令人咋舌。

    此前,張阿留83歲的母親病重癱瘓在牀,一位同鄉保姆找上門自薦。

    沒想到,保姆才照顧了8天母親就去世了。

    母親驟然去世,張阿留內心非常難過,慌亂,但保姆卻非常震定。

    她説:“不要慌,我送走了很多人,這個我懂。”

    面對痛哭流涕的一家人,保姆異常震定的教他們處理後事,告訴張阿留要為老人擦洗身體並換上壽衣。還讓他們再給點禮錢,説這是風俗。

    當時一家人都對保姆心存感激。

    小女婿張建東覺得事發蹊蹺,通過手機查看監控,這一看,發現監控拍到了讓他們氣到發抖的一幕。

    知道真相後的一家人崩潰了,恨不得把這保姆錘死。

    5月2日晚10:06分,監控還原事發經過:

    張阿留對保姆交待一番後離開,五分鐘後,保姆起身就拿毛巾死死捂住老人頭部,

    過程持續一分鐘,保姆起身關房門,然後繼續用毛巾捂住老人呼吸。

    最後竟直接上牀一屁股坐在老人胸口上。

    期間看到老人呼吸不上,痛苦得腿、手有多次掙扎,保姆虞某強行按住老人。

    隨後更是一邊悶死老人,一邊淡定搖起蒲扇扇風。

    10:30分左右,把老人捂得快不行了,第一次打電話叫張阿留過來,估計是讓他見老人最後一面。

    張阿留走後,保姆又多次上牀坐到老人胸口。

    直到11時,她多次確認老人沒有生還可能後,保姆再次打電話通知張阿留。

    “快回來,你媽不行了。”

    要不是有監控記錄下一切,老人將死得不明不白。

    家屬還得按照行業潛規則,給保姆按月支付工資,最後還會感謝殺人兇手。

    據當地多名居民介紹,當地有個風俗,如果是保姆照顧的老人去世,去世老人家裏需支付保姆當月費用,還需要包紅包給保姆“沖喜”。

    案發後,鎮上有傳言,嫌疑人虞某至少有3起作案嫌疑。

    大多網友懷疑,虞某已經是慣犯。

    “查清楚,她肯定殺人不止一次了”

    “我送走了很多人,這話好恐怖”

    更可怕的是,做幾天保姆就殺老人,拿一個月工錢走人,這樣謀財害命的手段不止虞某這一例。

     解密“執死雞”保姆羣體

    專殺老人賺快錢

    在家政圈裏,流傳着一條隱形規矩:“如老人身故,即使只做幾天也要支付全月工錢”。

    原本的出發點是迎合當地風俗習慣,他們認為照顧快過世的老人,是沾染了'晦氣’,僱主給足1個月工資其實是當給一份安慰金,是為保姆“解晦”,所以這個錢也稱為“解穢金”。

    誰能想到,還能有人喪心病狂的利用這一點來賺快錢。

    廣州曾經出現過一位毒保姆,叫何天帶,她隨身攜帶針筒毒藥,1年半里毒殺了10位老人。

    她的作案手法更加滲人,任誰聽了都不寒而慄。

    第一次殺人,僱主家的老人患有高血壓,帕金森,生活不能自理,也不能説話。

    才照顧沒幾天,何天帶就給老人喝了帶有敵敵畏、老鼠藥的毒水。

    老人死後,醫生診斷是中風,家人沒有懷疑。

    何天帶躲過一劫,她非常開心領到第一筆快錢。

     

    第二次殺人,老人90多歲。

    僱傭之前,何天帶就説,“如果做了幾天老人就死了,也得付我一個月工資。”

    兒女們出於好意答應了,沒想到,這一句話已經暗藏殺機。

    上班三天,她就用一根尼龍繩殺死了老人。老人的兒女沒有懷疑,給了她一個月工資。

    何天帶收好繩子,覺得這錢太好賺了。

    於是,有了第三次,第四次…..再後來,何天帶殺人的動機,簡單粗暴到就為了能夠只做幾天就能得到一個月工資。

    有一次,老人喝下敵敵畏的湯後很久還在掙扎,她有點害怕,打電話給老人的兒女送去醫院急救,因為老人不會説話,醫生診斷成了高血壓等舊疾。

    這讓何天帶又放下了心,同時改進殺人方法,小學文化的何天帶,竟然想到摻和敵敵畏的毒湯注射進老人臀部的方法。

    直到第十次,在廣州南沙,她被抓了。

    2014年10月,她被僱去照顧一位70歲的老人,才上班第三天,何天帶就連續三次對老人下毒手。

    第一次,凌晨4點時,她用事先準備好的安眠藥敵敵畏等勾兑在肉湯裏,誘騙老人喝下。

    第二次,過了十分鐘,或許是藥效不夠,老人沒死,何天帶就用一大一小兩個針筒,吸滿了混有敵敵畏和安眠藥的礦泉水,在老人的臀部打了兩針。

    曾經在醫院做過護工的她知道往腹部打流射藥物容易被身體吸收,又往腹部打了一針。

    第三次,到了早上6點,老人已經快不行了,但還沒徹底死亡,何天帶已經等不及,乾脆拿出尼龍繩直接勒脖子,一分鐘後,就剩一口氣的老人徹底死亡。

    整個作案過程看得我頭皮發麻。

    殺死老人後,何天帶還拿了老人的耳環,存摺,再通知家屬老太過世了,要求支付2600元保姆費。

    在進行死亡登記時,因民警多問了一句是否發現體外傷、家中是否有財物丟失,才導致案發。

    被抓以後,何天帶顯得很煩躁,説:“怎麼就你們南沙的警察這麼麻煩,我在廣州、佛山做這樣的事情多了去了!”

    民警一聽,不對勁啊。

    當場在其行李中搜查出了注射器針筒和針頭各17個、敵敵畏藥水2瓶,毒鼠強2包,剃鬚刀2把。

    再加大審訊力度,才知道在2013年6月-2014年12月,她已經殺了10位老人,家屬都沒有發現端倪。

    如果不是最後一次貪財被發現,她一定會繼續殺人,不知又有多少老人慘遭毒手。

    2015年,何天帶被處以死刑。

    一個何天帶已經讓人驚悚,另一個比何天帶更狠。

    這個毒保姆叫陳宇萍,她作案時間更長、殺人可能比何天帶還多。

    陳宇萍當時四十多歲,最喜歡接老人的活。

    案發前,陳宇萍接了一個將近百歲的老爺子的活,老人家平時身體不錯,胃口也還好。

    陳宇萍照顧他的時候,已經臨近過年,她又動起了歪心思。

    想着他死了自己就能早點回家,還能拿一個月工錢,兩全其美。況且之前就做過不少,那些僱主都沒發現。

    於是,半夜趁老爺子熟睡她活生生把人掐死了。只做了一天就拿了一個月工資。

    在處理後事時,一個親戚隨口説了句他大嫂也是請了個保姆,不到一天就死了。

    “和這家情況一模一樣!”再問保姆叫什麼。”也叫陳宇萍“。

    那家人當即報警,一樁樁惡行才隨之暴露。在她手下,已知的至少有6名老人很快過世了。

    廣州番禺區西麗路一些家政人員介紹,陳宇萍外號叫“雞萍”,是專門“執死雞”(粵語撿便宜的意思)。意思是專門整死重病的老人來賺快錢。

    “凡是有生病的老人,她就搶着去做,為賺快錢。”兩年時間,陳宇萍存了13萬。

    兩個“毒保姆”來自相近的地區、在同一片家政公司上崗。

     

    有受害家屬認為,番禺一帶就專門有這樣的一個“執死雞”羣體,用這樣的手段來賺快錢。

    “一日賺一個月的錢,一個月可以做十單。”

    執死雞”保姆有幾大共同特點:

    • 喜歡照顧患病老人

    • 老人死亡很突然

    • 老人多是很快去世

    • 上崗前先提行規,在受僱之前,都會強調:“行規是做一兩天,也要按一個月的費用來收取。”

    •  覬覦老人身邊財物

    如果你家僱傭的保姆,出現了上述幾個特徵,一定要多長點心!

    保姆介紹所只管收費,不管工作審查,家屬們的疏漏,都無形中助漲了“執死雞“保姆的氣焰。

    一旦老人卧病在牀,和老人獨處的保姆就處在優勢地位。輕則謾罵虐待,重則謀財害命。

    毒保姆事件

    和我們每一個人息息相關

    毒保姆事件説不上普遍,我們相信保姆還是有好人多,但也絕不是個案。

    近幾年保姆欺負虐待老人事件屢見不鮮。

    廣州九旬帕金森老人請保姆照顧後,手上臉上經常出現淤青,嘴也被打腫,保姆説是老人自己摔的。

    查看監控發現,老人無力起身吃飯時,保姆不扶還毆打。

     

    河北一家請保姆照顧7旬母親,通過攝像頭髮現,老人平時吃的是保姆吃剩的麪條,家裏的蘋果保姆都自己吃了,老人一個沒吃着。

    保姆還對老人不斷毆打,揪老人的頭撞牆,老人無助的哭喊着叫姐姐和媽媽。

    有人會問,怎麼有人能做出這種事,老人都不放過。

    有一本書叫《當良知在沉睡:辨認你身邊的反社會人格者》,這本書告訴我們:

    這世上,真的有人是沒有良心的。

    作者瑪莎·斯托特指出:在人羣中,天生就沒有良心行事完全不按正常規則來的那種人,出現的可能性為4%。

    壞人作惡不會覺得自己在幹壞事,他完全意識不到。

    “毒保姆”現象令人深度憂慮的,不僅僅是一兩個保姆的作惡,更在於進入老齡化社會之後,廣大老人的生存、生活狀態。

     

    這些毒保姆的出現,其實和我們每一個人息息相關。

    無論是父母或自己,都有老到動不了只能任人擺佈的時候,誰能保證自己絕對不會遇到這4%。不會遇到“執死雞“。

    現在中國正成為人口老齡化最嚴重的國家之一。到2050年,中國的老年人口將佔總人口的三分之一,65歲以上的老人約為4.8億。

    80、90、00後羣體面臨更嚴重的老齡化危機。

    特別是單身主義盛行,未來孤獨老人的比例會更大。即使組成家庭,大多也是兩人贍養四位老人的情況,家政服務市場會更加火爆。

    目前,家政行業尚缺乏監管,體系尚未完善,而人心永遠是一個黑洞。

    毒保姆案頻發背後,是家政行業暴露的諸多漏洞急需填補。

    這需要每一個人共同監管,更需要國家加大力度完善養老體系,建立規範制度,從源頭上杜絕“毒保姆”“執死雞”們再次出現。

    我們辛苦活了一輩子,決不能容忍到最後父母或自己憋屈的死在毒保姆手上。

    哪怕這個概率是百分之一。

    比起明星們的家事,這才是我們更應該關注的問題,畢竟它涉及到我們每一個人未來的安全。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户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