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館官方 / 我的圖書館 / 8歲女孩吃“偉哥”續命:最可怕的,是活不...

分享

   

【葉城到香港物流】8歲女孩吃“偉哥”續命:最可怕的,是活不起

2020-11-11  國館官方

    世上只有一種病,就是窮病。

    當一個小女孩,去藥店要求買10盒“偉哥”。

    你的第一反應是什麼?

    家教不嚴?

    父母不靠譜?

    還是受人指使,幫忙代購?

    相信不會有什麼好的想法。

    但實際上,這些普通人眼中的壯陽藥,卻很可能是她的救命藥。

    在河南許昌,一位8歲女孩小雅來到藥店,要買幾盒“西地那非”(俗稱“偉哥”)。

    在場的藥劑師和店員都感到很詫異。

    心想哪個家長這麼不靠譜,竟讓自家的小孩來買這種藥。

    其他客人也投來了異樣的眼光。

    面對藥劑師詢問,小雅低聲回答説:

    “這個藥能治我的病。”

    這時,小雅媽媽走了進來,她稱自己剛在隔壁買東西,並遞給了藥劑師一張處方。

    原來,女孩患有嚴重的肺動脈高壓。

    這是一種會導致心臟衰竭的高危疾病,需要每天吃偉哥續命。

    “藥不能停,一停就會窒息。”

    為了活下去,小雅每年至少得吃1095顆偉哥。

    至今已有5年時間。

    説起這些,小雅媽媽忍不住留下淚水。

    畢竟偉哥這種藥並不便宜,每盒500元,平均一顆就是100元。

    隨着小雅年齡增長,醫生也讓增加藥量,可是他們已經加不起了。

    不敢想象,如果哪一天湊不到藥費,該怎麼辦……

    除了藥費,小雅每3個月要進行一次複檢,每年還有一次導管檢查。

    每次檢查費用都要1萬塊錢起步。

    到目前,小雅各項治病費用已經花了40多萬。

    為了籌到足夠的錢給孩子治病。

    小雅父母每天起早貪黑打4份工,每月收入也僅僅4000元。

    就連早已過了退休年紀的公公婆婆,都重新出來打工。

    但也只能保證小雅不斷藥,根本不能按時做檢查。

    “只有等我們什麼時候攢夠1萬塊錢了,才能去醫院檢查一次。”

    即使通過網絡平台,籌集過一筆6萬元的捐款,這筆錢也支撐小雅度過了一段難熬且危險的治療期。

    但對於因病魔而瀕臨絕望的家庭來説,依然是杯水車薪。

    超過500萬人,每天吃“偉哥”續命

    小雅所患的肺動脈高壓,也被稱為“心血管癌症”。

    目前沒有治癒方法,只能靠吃藥緩解,大部分人活不過3年……

    更心酸的是,得了這種病,不僅要一輩子吃藥,還不能運動。

    只要走幾分鐘就要休息,心率隨時可能達到160次-220次/分,比普通人劇烈運動下的心跳速度還要快得多。

    再加上呼吸困難、異常疲勞、乏力、暈厥、心絞痛或胸痛等症狀。

    平時只能儘量減少活動,卧牀或靜坐休養,出門大多數時候也得坐輪椅。

    ▲買完藥,小雅媽媽用手拉車拖着小雅離開。楊奇攝 (圖片來源 | 人民日報)

    由於長期缺氧,導致患者嘴脣呈藍紫色。

    因此他們也被稱為“藍脣人”。

    圖片來源 | 台海網

    目前,我國肺動脈高壓患者超過1000萬人。

    像小雅這樣每天靠“偉哥”續命的人超 500 萬。

    (數據來源 | 澎湃新聞)

    但實際上,能吃上偉哥治療的人,已經稱得上是幸運。

    畢竟這是近幾年才被發現的“廉價”替代品。

    家住浙江杭州的小劉,患有肺動脈高壓多年。

    在10歲的時候,就被確診患病。

    醫生告訴她,可能活不到18歲,就算是一場感冒都會有生命危險。

    那時候,靶向藥“波生坦”和“萬他維”在國內剛上市,還沒有納入醫保。

    “波生坦”一個月需要2.2萬元。

    “萬他維”如果要足量用藥,一個月得超過10萬元。

    普通家庭根本用不起。

    不少人因無力購買價格昂貴的靶向藥,選擇放棄治療。

    小劉則一直用着半劑藥量,艱難續命。

    後來,有醫生在臨牀治療中發現,“偉哥”同樣能有效緩解肺動脈高壓病症。

    原理是鬆弛血管肌肉,降低血液流通阻力,從而降低血壓。

    這種治療方法,雖然效果不及波生坦,但勝在價格便宜。

    病症較輕的,一個月只需要2000元左右。

    如此一來,數百萬肺動脈高壓患者才有了“續命”的資格。

    本來,希望是有了。

    無奈的是,“偉哥”只能作為初期治療的替代藥。

    隨着病情延續,患者一樣要加大劑量,或是換回靶向藥,甚至是注射更加昂貴的皮下試劑。

    有人説,對於這種需要終生治療的重疾,“偉哥”也只是讓絕望來得晚一點罷了。

    “天價藥”背後,是想象不到的無奈

    一直以來,藥價貴都是全球各國面臨的普遍現實難題。

    不少重疾患者,由於負擔不起正版藥,只好通過非正規渠道,購買療效相同但價格只有正版藥十分之一,甚至幾十分之一的仿製藥。

    以此來緩解治療壓力。

    那麼,為什麼同樣的藥,正版藥定價這麼貴?

    有人説,這是藥企掉錢眼裏了,不顧患者死活。

    其實,這背後涉及了一個無奈的現實。

    藥品定價有一定特殊性,它不能根據生產成本來定價。

    它真正的成本,在於研發。

    為了保證用藥安全和療效,任何一款藥品在上市之前,都要做極為漫長的研發和臨牀試驗。

    整個製藥行業,研發一款藥物大概需要60億元的投入,進行7000多次科學試驗。

    而且,臨牀試驗失敗率高達95%。

    也就是説,投入的幾十億元很容易打水漂,到頭來一場空。

    一種新藥的研發成功,平均需耗時14年,時間漫長且投入巨大!

    所以,藥物的價格需要覆蓋此前所有研發失敗的成本。

    與之相反,仿製藥因為不需要負擔研發成本,所以價格低廉。

    可隨着仿製藥氾濫,製藥商藥物研發回報率也越來越低。

    根據德勤發佈的《研發的新前景:衡量2017年醫藥創新回報》報告顯示:

    “全球12家制藥巨頭的投資回報率已從2010年的10.1%下降至2017年的3.2%。”

    如果繼續這樣下去,藥企無利可圖,新藥研發也就失去了動力。

    不久的將來,對面新的疾病,我們可能將無藥可吃。

    雖然近年來,越來越多的藥品被納入醫保目錄。

    除了基本醫療保險外,國家還建立了城鄉居民大病統籌。

    有患者因病致貧,因病返貧,都可以向當地民政部門申請醫療救助。

    但要想短期內覆蓋所有病種,也並不現實。

    總之,大病看病貴不能簡單歸於哪方過錯,唯利是圖。

    只能説,面對這種無奈,防患於未然才是最優解。

    最可怕的,是病不起、活不起

    不管你是哪個年代的人,不管你是富有還是貧窮。

    最可怕的,永遠是病不起,活不起。

    曾經在知乎上看到一個問題:

    “得了重病是一種什麼體驗?”

    其中高贊回答講述了自己的經歷:

    “我母親肺栓塞重度昏迷+腎腫瘤+內大出血,在三甲醫院ICU病房住了45天,普通病房28天。

    共計95萬。

    其中醫保報銷55萬,其餘自費部分還有一些雜費加起來共40萬左右。

    花光了所有存款,再找親戚朋友借了10萬,終於讓我媽活下來了。”

    要知道,這還是幸運的情況。

    在重疾面前,更多的家庭只能面臨人財兩空。

    如今,常見重疾的種類不下百種,每一種的治療費用動輒都要幾十萬。

    即使中國的醫保制度,已為老百姓節省了太多看病治療的花銷。

    但根據國家統計局發佈的《中國統計年鑑2019》數據顯示:

    全國90%的人,月收入低於5000元。

    這意味着,對於普通人來説,十幾萬、幾十萬也已經是一家人的全部存款。

    要是治療期延長,就算搭上幾輩人的積蓄也可能遠遠不夠。

    遠的不説,就這次疫情的治療費用,就足以讓人觸目驚心。

    一名新冠肺炎重症患者。

    • 每天輸液2瓶白蛋白,每瓶425元;

    • “丙球蛋白”每天8瓶,600元一瓶;

    • ECMO“人工肺”開機5萬,用一天2萬;

    再加上其他藥物,人力算下來,整個療程總共70萬元。

    每天就像不斷燒錢一樣。

    還好,有國家幫我們兜底,所有治療花費全包。

    試想,如果新冠肺炎需要自費治療,就算傾家蕩產,也不可能負擔得起。

    就像《我不是藥神》裏那位老奶奶説的:

    “世上只有一種病,就是窮病。”

    “我病了三年,房子吃沒了,家人被我吃垮了。”

    “我不想死,我想活着。”

    也許,只有真正經歷過自己或家人病重的人才會明白。

    人生在世,所有身外物都是浮雲。

    到頭來,只有健康最值錢。

    資料來源:

    1.新華社:《8歲女孩每天靠吃偉哥“續命”?媽媽含淚説出真相》;

    2.觀察者網:《天價藥到底咋來的?95%新藥臨牀試驗會失敗,這還不是最費錢的...》;

    3.每日經濟新聞:《治療新冠肺炎要花多少錢?》。


    /今日作者/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户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