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德芬空間 / 待分類 / 動不動就用“離婚”威脅對方,到底是一種...

分享

   

【葉城到香港物流】動不動就用“離婚”威脅對方,到底是一種什麼心理?

2020-11-12  張德芬空間


因為公眾號平台更改了推送規則,如果不想錯過我們的文章,記得讀完點一下“在看”,這樣每次新文章推送才會第一時間出現在你的訂閲列表裏。
人生總會有遺漏,但是不要忘記點“在看”!!!

她用離婚威脅老公,結果真離婚了
 
小西最近到處求“後悔藥”,來打消老公離婚的想法,但問起這想法怎麼有的,她委屈地説:“不就提了幾次離婚嘛。”
 
原來,小西和老公結婚後經常吵架,不是老公沒有把馬桶圈放下來,就是用錯了牙刷,導致兩人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每次吵架,小西都會用“離婚”來作為結束語。
 
一開始,老公還會主動道歉,買禮物哄她。來來回回好幾次後,老公覺得小西動不動就提離婚非常傷感情,對她説:“既然你這麼想離婚,那就分開一段時間吧。”
 
當天,老公就住進了辦公室。小西傻了眼,她只是希望老公多關心一下她,並不是真想離婚啊!

 
小西哭花了臉,問我怎麼才能挽回老公。我説:“挽回不難,但你不妨趁這段時間好好想想:你到底為啥那麼愛提離婚,但又沒有真的決定離婚呢?”
 
小西説:“我就是覺得他不懂我,不關心我,不知道我要什麼,讓我很沒有安全感。”
 
我建議小西,如果想挽回婚姻,不妨向老公表達歉意。小西很不服氣:“明明是他想離婚,我卻要道歉,憑什麼?”
 
我説:“因為提離婚的是他,傷感情的卻是你。感情是需要雙方經營的,你心裏希望他關心你,但從不表達出來,男人又不是你的孩子,非得要滿足你的心願。”
 
小孩子調皮搗蛋,父母會責怪他“再這樣就不要你了”,成年女性用離婚分手威脅伴侶,本質上也是希望通過“再這樣我就不要你了”的懲戒,來逼迫對方滿足自己的心願。


這是一種控制,而非溝通。孩子離不開父母,因此容易被控制,伴侶卻隨時可以離開,當女性甩出“分手威脅”“離婚威脅”,伴侶會認為:“你用斷關係來威脅我,説明你並不是真的愛我。”從而深受打擊,日漸冷淡。
 
離婚説得越多,感情消失得越快,婚姻從下坡路走入死衚衕,也不過瞬息之間。

將“離婚威脅”作為維繫感情的手段,毫無疑問是盲目的,因為每句“離婚威脅”的背後,都藏着這四個願望:
 
為什麼你會忍不住説“離婚”?
 
  • 自我保護欲


美國前總統奧巴馬的妻子米歇爾,向來雷厲風行又持家有道,可這樣一個理性的女人,也曾煩透了“第一夫人”的位置,當着外人對奧巴馬痛哭:你要是再連任總統,我們就離婚。
 
自從擔任總統以來,奧巴馬就對家庭疏於照顧,也沒時間陪伴子女。或許是因為這點,他妥協了,卸下總統擔子,像個普通男人一樣去超市買東西,享受家人齊聚的天倫之樂。
 
為什麼同樣是離婚威脅,米歇爾能成功改變丈夫?因為她的威脅不只是為了自己,也是為了家人以及奧巴馬的健康快樂。可很多人的“離婚威脅”,是出於自私的自我保護。
 
比如,明知丈夫必須要養家餬口,還威脅他“多陪自己”;知道丈夫身體不好不能遠行,還威脅他和自己一起旅行;明知缺點是人性常態,還威脅丈夫變成一個更完美的人。
 
英國有句諺語:人被認為自私自利,不是因為追求自己的福利,而是因為不顧別人的福利。當我們為了自身利益推開伴侶,就不奇怪為什麼伴侶真的離開我們了。
 
  • 沒有安全感


難以容忍配偶的缺點,因為小事情緒起伏劇烈,要求丈夫像父親一樣疼愛自己,對外界的一切變化都很敏感……這是缺乏安全感的女性,用離婚威脅伴侶的原因。
 
每個人對安全感的需求度不一樣,有的人早年沒有得到安全,成長經歷也很坎坷,導致她對安全感的需求特別強,需要將一切納入自己的掌控中。當丈夫做出脱離掌控的行為時,她的反應也會特別大。
 
因為我們不知道除了“掌控”之外的安全方法,這讓我們焦慮不安。只能通過離婚威脅,來確認丈夫“怎樣都不會離開我”,從而確定這段關係是“安全的”。

 
  • 不想示弱


一個姐妹告訴我:我很害怕示弱,總覺得在愛人面前撒嬌撒痴,是一件很丟臉的事情,因為對方會恥笑我暴露出來的弱點。
 
這種行為,説好聽叫“逞強”,難聽叫“作死”。當我們示弱時,心裏想着兩件事:請你看到我的情緒;請你保護我。拒絕示弱,就等於拒絕情緒被看見,拒絕被保護,這讓我們看起來冷漠,強硬且不通人情。


於是,即使心裏想着“請你不要離開我”,説出口卻變成了“再這樣我們就離婚”。

沒有人可以一直強大,不懂示弱的關係就像繃緊的皮筋,看似堅韌,其實很容易斷裂。
 
  • 擁有外控制點


心理學家範德考克認為,通過觀影戲劇,可以讓創傷後遺症患者有一種“重演現場”的感覺。與過去經驗不同的是,這次他們能夠“旁觀者清”地看到演員的不幸和問題,控制自己,而不是被外力控制。
 
通過旁觀者視角,我們不再將自身遭遇歸咎於外界不可抗力,而是視為自身的原因,從而激發我們去做得更好。可生活中,很多人依然痴迷外控視角,通過解決外部不利因素,來讓自己活得更好。
 
他們試圖通過離婚威脅,來解決外界的不可抗力,實際上,這除了浪費很多時間精力強迫伴侶成長,自己沒得到成長之外,對親密關係毫無意義。
 
除了離婚威脅,還有更好的方法嗎?
 
離婚威脅,歸根到底是不想離婚,卻不懂得如何改善感情。產生這種矛盾情感時,不妨換種思路:承認自己“渴望從關係裏逃離”,並思考這種逃離感的源頭,是真的夫妻三觀不合,還是自身的原因?
 
如果你意識到夫妻矛盾並沒有那麼大,“提離婚”更多是你單方面的衝動,想要有所改善,可以參考以下三個方法:
 
  • 擺脱離婚威脅,從愛自己開始


當我們説出“我比較自我為中心”時,其實就是間接承認“不夠愛自己”:因為認識自己的程度不夠深入,接納自己的力量不夠強大,所以才無法認識和接納他人。


所以,當你產生脱離這段關係的衝動時,不妨把時間和精力放在充實自己上去,去旅行,學習冥想,練習瑜伽。

讓你擁有足夠的力量,去勇敢改變能改變的事情,平靜接受改變不了的事情。
 
  • 建立安全系統,減少負面情緒


克里斯多福.孟認為,“幻滅”是親密關係必經一環。當我們試圖把伴侶改造成夢中情人時,會發現夢想不可能百分百被滿足,我們因此產生失望和憤恨,然後遷怒在伴侶身上。
 
由於被“夢中情人”束縛着,我們始終從幻想中尋求安全感,無法和真實的伴侶建立關係。這時,我們需要搭建更強大的安全系統,比如尋找值得信賴的朋友家人,找一份有成就感的工作,報考一門藝術。
 
強化安全系統,讓我們意識到:現實並不可怕,反而比幻想更加美妙。這驅使我們有力量解決現實的問題,減少“夢想不能成真”的負面情緒,與有缺點的伴侶建立良好的關係。

 
  • 學習非暴力溝通,提高復原力


離婚不是兒戲,衝動時必須提醒自己:説出口就是真離婚,不能後悔。即使能夠接受失去伴侶的日子,為了不給未來後悔的機會,提出離婚時也儘量保持冷靜理智,確定自己不是一時頭腦發熱。
 
如何冷靜理智地溝通呢?

第一步是觀察,瞭解並記住伴侶的行為,但不批評指點。即使伴侶問起,也只反饋行為本身;
 
第二步,表達感受,避免責怪。比如告訴伴侶“我有一個脱離關係的衝動,但我並不想離開你,這讓我感到焦慮不安,不知道自己怎麼了”;
 
第三步,請求幫助。直接地告訴伴侶,你希望他為你做什麼事情,這些事情如何的折磨着你,而你如何地無能為力;
 
第四步:用全身心傾聽,並表達感激。伴侶的滿腹牢騷聽起來氣人,但你要感謝他誠實地説出來,因為這説明你們在面對問題,而不是逃避問題。
 
最後,不要忘記瞻望新生活。你需要引導伴侶看到:當他踏出改變的第一步,你們的生活會變得多麼美妙,並且承諾你也會陪他一起改變。
 
老話説:婚姻是勇敢者的修行。只有對自己足夠自信的人,才敢於包容和接納夫妻關係裏的各種問題,並且以解決問題為樂。
 
但我認為,婚姻恰恰是不夠勇敢者的修行。正因為不夠自信,才需要通過面對現實的夫妻關係,一步一個腳印地成熟起來。


有幸牽手到老,一起回顧曾經的拌嘴,是一種蜕變;無緣分道揚鑣,依然留有情面和禮貌,也是一種蜕變。
 
願你這一生,好好結婚,好好離婚。人生如意,婚姻如願。
 
參考文獻:
 
1.《操縱心理學》哈麗亞特.B.布瑞克
2.《非暴力溝通》馬歇爾.盧森堡
3.《身體從未忘記》範德考克
4.《親密關係》克里斯多福.孟
點個在看,願你成為更好的人。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户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