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德芬空間 / 待分類 / 趙薇新片惹哭眾人:男人可以又醜又老,女...

分享

   

【葉城到香港物流】趙薇新片惹哭眾人:男人可以又醜又老,女人絕對不行

2020-11-22  張德芬空間


趙薇發起的女性獨白劇《聽見她説》上映了,看完第一集《魔鏡》,我深切地感到“這不就是我的心聲嗎?”

活在“他審美”中的女孩齊溪,每天花兩小時,化最精緻的妝,花三小時照鏡子,再花幾十分鐘拍照P圖,發朋友圈。

付出6小時的時間精力,只為了得到評論區裏那一句“寶貝你好美”。這是她一天最開心的時候。

可卸掉妝後,她無比迷茫:什麼是美?誰定義了這種美?我塌鼻樑,大腮幫,兩眼眼距寬得像太平洋,骨架還大。我美嗎?

 
“他審美”下,齊溪活在深深的容貌焦慮中。
 
為了迎合“美”,她每天窮盡心思裝扮自己,可越迎合,越厭惡自己真實的容貌。
 
鏡子裏的倒影美得像女明星,她深深感嘆:多醜啊。
 
不自信,迷失自我,焦慮壓抑,濃妝豔抹,粉飾太平……她喜歡同學會上的稱讚,喜歡曾經看不起她的男神的追捧,喜歡校花的嫉妒。
 
可唯獨,她無法喜歡自己。
 
她問鏡子:“魔鏡魔鏡,告訴我誰是世界上最難看的女孩?”
“是我。”
 
沒有化妝和P圖,她什麼也不是。生活被化妝壓縮到逼仄,她停不下來。雙眼皮貼無意掉落,她渾身發抖;卸掉妝後,她覺得自己是全世界最醜陋的女人。
 
在這個“顏值”盛行的世界,人們信奉“好看就是正義”。無論擇偶,求職,求學,機會總是留給長的好看的人。
 
單一的“他審美”體系下,“好看”精確到眼睛多大,鼻子多挺,下巴多尖。

 
可這世上有多少天生麗質的美人?太罕見了,小眼睛塌鼻樑雙下巴,不符合“他審美”的女孩更多。
 
沒有人知道,她們為了迎合“美”,付出了多少努力去學習化妝,P圖,健身,穿搭,整容。
 
可任何人都可以肆無忌憚地評價她們,從臉到胸到腳後跟,彷彿拼盡全力去迎合“美”,就是為了取悦他人。
 
這真的對嗎?
 
就像《魔鏡》中齊溪自問:
 
一定得是巴掌臉嗎?
一定得是九頭身嗎?
一定得是筷子腿嗎?
一定得高嗎?一定得瘦嗎?一定得白嗎?
一定得有胸有屁股還得瘦嗎?
 
是誰定義了這樣的標準,這樣的標準又是為誰定義的呢?

 
是誰引發了容貌焦慮?
 
芒果台綜藝《你怎麼這麼好看》,節目組邀請幾位對容貌不自信的素人女孩,由幾位明星“改造”她們的外形。
 
有的明星深受刻板偏見之苦,比如範湉湉曾被羣嘲“太肥像大媽”,可當她有機會評價美,她也成了羣嘲別人的那一方。

 
女孩衣櫃裏有幾件造型誇張的衣服,一位明星發現後大笑,還把衣服拿給範湉湉看,她捂住嘴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導致女孩的審美遭到羣嘲。
 
喜歡小眾類型的衣服,有什麼錯呢?別人熱愛的服裝愛好,有什麼好鄙視的呢?
 
可是這檔節目,就是把單一審美當成絕對正義,去強迫,約束素人女孩改變自己迎合審美,如同灰姑娘的姐姐削掉腳後跟,血肉模糊地穿不合適的鞋。
 
女孩坦然自己對容貌自卑,明星們卻嘲笑她過度P 圖美顏的照片;
職場白領工作太忙沒時間打扮,明星們硬是要她學化妝美容健身;
中年婦女被兒子嫌棄“不漂亮”,明星們非要她迎合年輕人的審美;
全職媽媽忙於養娃疏於打扮,明星要要求她給丈夫道歉……
 
《你怎麼這麼好看》在豆瓣上獲2.2低分,有網友質疑:為什麼要求所有人都是你們想象中應有的樣子?為什麼女人必須得有女人味?
 
就像《魔鏡》中齊溪説:“一定得又白又瘦”,我質疑的不是又白又瘦,而是“一定”。
 
諷刺的是,就在齊溪説這話時,彈幕飄過一大片“皮膚好差”“鼻子好塌”“氣色真的好難看”。
 
連為女性發聲的獨白劇,都遭受到“他審美”的質疑,可想而知,生活中活在單一審美下的女孩,承受着多麼大的容貌焦慮。
 
女明星江映蓉因為身材健美,不夠“白幼瘦”,遭到網友惡意的攻擊,團隊要求她“做好身材管理”。
 
江映蓉不理解,她非常喜歡自己的身材,健康就是美。反觀一些藝人為了瘦,選擇極端的減肥方法,甚至不吃不喝,對比起來,還是自己的黑皮膚和翹臀更可愛。

 
“胖和瘦更多是個人審美,是一種狀態,審美不應該單一化。”
 
瘦了就能獲得幸福嗎?美了就能贏得天下嗎?迎合了“他審美”,就能走上人生巔峯嗎?
 
並不是。
 
我們之所以迎合審美,只是為了單一審美之下的緩解容貌焦慮,藏在這份焦慮背後的自我否定,才是單一審美的真正源頭。
 
容貌焦慮,自卑和從眾心理的產物
 
“穿着最喜歡的白色連衣裙,高興地走在街上,這時耳邊傳來一句:那個穿裙子的女的好醜。
 
一瞬間,自信全盤崩塌,從此以後,我再也沒穿過那條裙子,也再也不認為自己好看。”
 
容貌焦慮的源頭,青春期就已經埋下。
 
17.8歲的青少年追求同一性一致,渴望被他人認同,如果經常被排斥拒絕,同一性混亂,就會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什麼。
 
所以,青春期的女孩特別愛美,她們願意為了交朋友,花很大精力梳妝打扮,好讓自己加入某個團體,贏得他人的喜歡,感受到自己的存在感。
 
這個時候如果總被人嘲笑“醜”“肥”“土”,被團體拒絕,被他人拒絕,形單影隻,受盡羞辱,創傷在記憶裏留下陰影,足以影響一生。


從青春期步入成年早期後,我們開始具備自己的視角,價值觀也逐漸成熟,但不代表我們可以不再為他人的意見動搖。
 
因為步入社會後,在羣體無形壓力下,我們會不由自主與多數人保持一致,這種隨大流的心態,被稱為“從眾心理”。
 
個人的能力,信心,自尊心,社會讚許多寡,和從眾程度息息相關。青春期對外表感到自卑的女孩,相比對外表比較自信的女孩,更傾向於為了爭取他人好感,做出一些迎合別人的行為。
 
男女兩性中,女性比男性更容易從眾,她們熱衷於逛街購物刷抖音,有太多機會被“他審美”體系下的穿搭妝容影響,捲入到單一的審美體系裏,為別人的好評拼盡全力打扮自己。
 
有人盲目從眾,不知道自己適合什麼,喜歡什麼,當真以為這種單一的美,就是美的全部定義;
 
也有人策略性從眾,為了謀職升職,不得不把自己打扮成別人喜歡的樣子,來獲得更多機會。

 
無論哪一種從眾,都擴大了“他審美”的影響力。由於從眾效應引發的羣體認同,只要有一個人認為“這就是美”,就會有更多的人信以為真。
 
因為羣體認同背後,藏着“不被認同的恐懼”。
 
害怕孤立,害怕排擠,害怕被否定……為了明哲保身,我們將自我個性淹沒在他人評價裏,壓抑得快要窒息。
 
最終,我們成了扼殺多元化審美的始作俑者,又成了單一審美體系下的犧牲品。
 
如何擺脱容貌焦慮?
 
西英格蘭大學外貌研究中心教授尼古拉.拉姆齊等人,多年研究發現,許多人都會對自己的外貌感到焦慮,其中包括“兔脣”等天生生理缺陷者,也有相貌平平的普通人。
 
他指出,這不是外貌本身的問題,而是一種外貌帶來的心理障礙。《魔鏡》中齊溪喜歡照鏡子,其實可以作為一種自我療愈手段,通過反覆誇獎自己“很美”,來潛移默化提高自己對外貌的正面認識。
 
這也是為什麼:覺得自己丑的人,總會越看自己越醜;對外貌自信的人,總會越看自己越美。
 
通過學習化妝,健身,美容,來提高他人對自己的積極認識,也是有效的緩解容貌焦慮策略。《外貌心理學》研究證明,化妝可以彌補缺陷,讓人變得更加自信從容,但過度依賴化妝,又容易讓人覺得不化妝不敢見人。

 
有的時候,我們會把外貌上的修飾,看成“隱藏真實自我”的手段,覺得卸了妝沒有人會愛自己。
 
但把它當作一種生存技巧,幫助我們爭取那些有利於我們的評價,由內而外樹立真正的自信,其實更有助於我們接納真實的自己。
 
“我”還是那一個我,但“我”看待自己的角度變了,對外貌的看法也會相應改變。
 
這世上沒有一張完全相同的臉,所謂美,不是去製造單一的審美體系,而是從不同的臉上發現不同的美麗。
 
大眼睛迷人,小眼睛温柔;尖下巴好看,雙下巴可愛;大胸女孩性感,平胸女孩幹練。
 
就像齊溪在《魔鏡》採訪中説:漂亮和自信,我願意選自信。
 
自信的人是獨一無二的,她相信自己不可取代,而且,她一定是漂亮的。
 
點個在看,願你擁抱一份獨一無二的美。

 
參考文獻:
1.《社會心理學》戴維.邁爾斯
2.《兒童發展心理學》阿爾弗雷德.阿德勒
3.《外貌心理學》尼古拉.拉姆齊,黛安娜.哈考特

主播 | 有聲書主播,喜馬拉雅搜索:主播朗溪.
配圖 | 《聽見她説》《你怎麼那麼好看》《大餓》《三年A班》
策劃 | 三木
編輯 | 王大拿


⬇️⬇️⬇️

今日話題
你怎麼看你自己的外貌?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户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