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聽風鈴 / 隨筆1 / 秋天的谷香

分享

   

【葉城到香港物流】秋天的谷香

2020-12-03  卧聽風鈴

秋天的谷香

  秋葉斑斕的季節,秋風掃拂澄碧的長空,豔陽高照,氣爽怡人。毫無目的地走出家門,到附近的山坡。野外的農田除新生的冬小麥外,基本裸露。人類每年從土地獲取的糧食太多,已是晚秋,土地也該歇息了。
  信步山嶺,四處是摞疊的梯田,土黃是土地本來的面目,盡顯它的本色,地堰的雜草隨風搖曳。幾處彎彎梯田裏的谷稈,橫歪豎斜還堅強地站立着。很簡單,燃料不再匱乏,地裏的主人不再收割它們,只用鐮刀割去穀穗,讓谷稈腐爛在地裏,來年再充當有機肥料。
  有幾個稻草人舞者雙臂,神采飛揚,依舊默守工作崗位。麻雀嘰嘰喳喳地飛來飛去,又在搜尋遺失的米粒吧?為求證稻草人的工作職責,我便脱口而出:“去!”麻雀撲弄着翅膀,成羣飛遠,散落在遠處的山坡,又去尋找食物去了。這瞬間的景畫,讓人撿拾未收割時麻雀歡啄穀穗的景象,眼前浮動年少時家鄉穀子地的碎片。
  穀雨過後,父親扶犁,母親牽牛,在自留地裏,耕種下一塊似彎月亮的谷地。五六天後,穀子破土發芽,與地裏的小草一起萌長。等穀苗長到三公分左右高的時,母親就會吩咐我與姐姐去谷地間穀苗,拔青草。穀苗與嫩草的模樣長得極像,當難以辨清到底該拔哪棵才好時。我就不停地問姐姐,該不該拔掉,姐姐就耐心教我,然後又給我講村裏誰誰家的閨女,到野外尋找喂兔子的青草,看到綠油油的一塊地,好不歡喜,隨手就拔了滿滿一提籃,回家後,蹦蹦跳跳地對母親炫耀,今天遇到一塊地裏的青草真多,一會就薅滿提籃,她母親看後,雙眼圓瞪,忽而揚起巴掌,又在半空停頓:“哎呀,傻閨女,這哪是青草,你把人家的穀苗給拔了。”我聽後,才知道,年少的我們,不識五穀雜糧,不禁笑了起來。不過,自那次後,我就對穀子產生莫名的情愫,每當見到類似穀苗的青草,就會格外悉心對待,唯恐認錯,錯拔一棵穀苗。
  隔三差五,我會跟隨母親或父親到自留地看看成長的穀子,由翠綠變青葱,拔節,谷稈挺立,谷葉一天天變樣,毛茸茸尖細的葉片,不再柔軟,而是彎成了堅硬的弧形,直到抽出毛絨絨的穀穗,我就知道離穀子成熟的日期不遠了。這時,父親也會紮上幾個稻草人,給它們戴上破斗笠,安放在谷地裏。那時,我自信地認為稻草人會把飛來的鳥雀趕跑,看來那只是我童年的夢幻。我恍然醒悟,當年,化肥緊缺,土地基本種植產量高的產品,比如地瓜,穀子一向產量低,這正是大多數村人不喜歡種植,甚至,有的年頭收成很低。可是我家,父親總是在母親的説服下,年年種植穀子。默契母親的不過是那句“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吧。正因如此,父母相濡以沫,走過一個又一個春冬。
  從穀子裏脱殼而出的是黃澄澄的小米,穀子吸收了黃土地裏的各類礦物質,米脂粘稠濃香,可以説小米是那個年代農村生活中,除了雞蛋與少有的豬肉外,數得上營養豐富的食品了。所以,小米也是探親訪友饋贈的佳品,同時又是送粥米(方言,送給坐月子人的禮品,主要有雞蛋、紅糖、小米、白麪)必不可少的禮品之一。
  如今,生活富裕,人們不再渴望衣食住行的滿足,而是在營養、綠色食品上做文章。村人會年年種植穀子,自家吃的剩餘時,還可以當珍貴的禮品贈送友人。現在,在五蓮當地,種植穀子的農户越來越多,有些人還專門種穀子,成為當地的特產,網銷國內大江南北。
  收割穀子,心情是格外愉悦的。穀穗低眉,靜靜地守候在地裏,等待主人把它們請回家,飛來的麻雀,比主人來的還早,主人來了,它們沒有半點恐懼感,歡跳躍舞,恣意偷食,專挑粒大飽滿的穀穗。主人放下手中的挑擔,無奈之下,只好彎腰,伸手,撿拾地頭的小石子,邊拋擲邊喊,趕飛麻雀。麻雀不情願地飛走了,晶瑩的露珠熠熠閃亮,谷葉隨着風兒沙沙作響。主人拿起鐮刀,先把一穗穗穀子割下,裝進筐簍或者提籃。我做的最多的事,就是在地裏來來回回檢尋,還有沒有穀穗被漏下,看到漏下的,會毫不猶豫地採下,放進提籃。等地裏的穀穗全部收穫完畢,再拔掉或者割倒谷稈。整塊地又露出土黃的皮膚,還原本來的面貌。有的土地靜靜地休息一個冬天,等待來年農人再次耕種,有的土地,農人很快播下冬麥。土地就這樣為人類無私地供養一茬茬糧食,試想,如果沒有土地,人類該怎麼存活在地球上,珍惜土地,保護環境,就是保護地球,以便繁衍生息。
  腳步輕輕踏上返回的路,夕陽在山的肩頭,小米飯的濃香令人心醉,望着如綢緞的天空,走向家的方向。2018.11.3(1713字)《日照日報》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户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