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人星光 / 待分類 / 陌路天才親兄弟:一個棄中國籍為美研發王...

分享

   

【葉城到香港物流】陌路天才親兄弟:一個棄中國籍為美研發王牌戰機,一個離美迴歸成中國核能之父!

2021-01-06  華人星光

    華人星光(ID:hrxg2020)原創內容

    作者:華人星光

    轉載請聯繫後台授權

    中國有氫彈之父于敏,

    有導彈之父錢學森,

    但鮮少有人知道,

    還有一位默默無聞的中國核能之父,

    他叫:盧鶴紱()。

    他是世界上第一個破開原子彈祕密的人,

    中國11位兩彈元勳中,

    7位曾是他的學生。

    他是絕世天才,

    他的親弟弟盧鶴紳,

    也是一名不可多得的傑出人才,

    只是當年,

    弟弟盧鶴紳選擇了放棄中國籍,

    為美國研發王牌戰機,

    盧鶴紱,

    選擇了和弟弟分道揚鑣成為陌路......

    盧鶴紱

    1914年6月,盧鶴紱出生在遼寧瀋陽,

    一個高級知識分子家庭。

    他的父親盧景貴

    是我國著名的機械、鐵路專家,

    還是“少帥”張學良的好友;

    他的母親崔可言,

    曾和革命英雄秋瑾一起在日本留學。

    三年後,弟弟盧鶴紳出生,

    在家庭薰陶下,天資聰穎的兄弟兩個,

    從小就對科學產生了濃烈的興趣。

    父親對他們的教育毫不吝嗇,

    滿室書香供他們研讀,

    而兄弟倆也沒有辜負父母的殷切期望。

    1932年,盧鶴紱以優異的成績,

    考入了燕京大學物理系;

    幾年後,弟弟盧鶴紳,

    也不甘示弱走進了這所大學。

    知識就是力量,因為愚昧和落後,

    西方一直欺凌着中國,

    當時的政府為了改變這樣的情況,

    不惜耗費鉅額資金,

    送一批優秀學生去國外留學,

    盧鶴紱和盧鶴紳便是這其中,

    通過選拔考試的兩名佼佼者。

    “救亡圖存,改造革新”,

    出國時的誓言言猶在耳,

    只是沒想到後來,

    盧鶴紳竟在祖國最需要的時候,

    做出了與哥哥盧鶴紱截然不同的選擇.....

    盧鶴紱

    1936年,

    盧鶴紱先抵達美國明尼蘇達大學,

    專攻近代物理和原子物理。

    曾在年少時,

    他親眼目睹了國人受侵略者蹂躪,

    為民生艱苦而痛心疾首,下定決心:

    要在美國,為中華民族爭口氣!

    而當時,原子物理學是最熱門的學科,

    特別是鈾核裂變現象被發現以後,

    如何積累出足夠數量的鈾核,

    成為物理學界迫切需要解決的難題。

    盧鶴紱決定挑戰這一難題,

    經過不斷努力,

    他精確測定了鋰6、鋰7的同位素丰度比,

    這一比值,

    是原子彈、氫彈研製,

    所必需的一個關鍵數據,

    一直沿用了大半個世紀,

    至今還是國際同位素表的標準取值。

    盧鶴紱由此聲名鵲起,

    蜚聲世界物理學界,

    這一年,他還不到25歲!

    1938年,他設計製造了一台,

    新型60度聚焦的高強度質譜儀,

    並研究撰寫了相關論文。

    這引起美國方面極大震動,

    但這一消息卻被捂得嚴嚴實實,

    因為這個成果被美國政府列為,

    “設計製造第一批原子彈,

    及原子反應堆的絕密”。

    相關資料被美國扣了整整9年後,

    才向世界公開。

    盧鶴紱在明尼蘇達大學實驗室工作

    年僅26歲的盧鶴紱,

    已經是物理界備受矚目的頂尖天才,

    耀眼的明日之星。

    但是,當他取得博士學位,

    收到學校發的《科學人才徵用表格》時,

    他卻沒有填,被問及理由,

    他這樣説道:“我的工作崗位在中國。”

    與此同時,他寄回一封家書,

    向父母説明了自己回國的決定。

    在信中,他寫下九個字:

    “我要與國人,共赴國難。”

    而當時處於抗戰中的中國,

    幾乎沒有任何科研環境可言,

    以盧鶴紱的聲望和能力,

    美國方面是給出了最優厚的待遇的,

    實驗室、助手統統隨意挑,

    房子車子這些標準配置應有盡有。

    諾貝爾獎獲得者、

    美國物理學家巴丁評論説:

    “如果盧鶴紱留在美國的話,

    肯定會獲得諾貝爾獎。”

    對於一個物理學家而言,

    個人成就的巔峯,

    不就是摘得最高桂冠諾貝爾獎嗎?

    何況戰亂中的祖國,實驗條件幾乎為零,

    薪酬待遇和美國比起來,

    那更是天壤之別。

    面對這樣的選擇,

    同樣博士畢業的弟弟盧鶴紳,

    接受了美國航空公司的高薪聘請,

    做出了留下的決定,

    盧鶴紳認為,

    只有美國才是開展研究工作的“樂土”。

    並不斷勸説哥哥也一起留下來。

    盧鶴紱看着背棄誓言的弟弟,

    心中滿是悔恨,

    他沒想到弟弟如此經不住誘惑,

    實在是令人失望。

    盧鶴紱冷冷地拒絕:

    “在美國,我什麼都研究不出來,

    回到祖國,

    我的靈感才會源源不斷湧現。”

    就這樣,

    一同長大一同留學的親兄弟,

    一個向東迴歸,一個留在原地,

    走向了分道揚鑣的道路......

    盧鶴紱夫婦在婚慶典禮後與參加婚禮的友人們合影

    1941年10月,

    在抗日戰爭最為艱難的陰霾中,

    盧鶴紱拿到了中山大學的聘書,

    他回來了!

    他轉機來到香港機場,卻被安檢攔了下來,

    因為他穿着一身反季的大衣,

    衣服裏面鼓鼓囊囊的,

    整個人看上去臃腫不堪,

    安檢人員起了疑心,讓他打開大衣一看,

    衣服裏面密密麻麻全是插袋,

    插袋裏,

    塞滿了英文物理研究書籍和資料。

    安檢員有些愣怔,從香港跑去內地的人,

    都帶食物和值錢物品,

    還從來沒見過帶這麼多書的。

    安檢員好奇地問盧鶴紱:

    “正在打仗的時候回國,

    你真是連命都不要了,

    還要帶這麼多書?”

    盧鶴紱解釋,

    自己是中山大學聘請的教授,

    知道國內書籍缺乏,

    為了將最新的科學帶回國內,

    不得不將身上塞滿了書籍。

    看着這位年僅27歲的教授,

    看着他為了能帶書回國所想的“笨辦法”,

    安檢員頓時肅然起敬,就此放行。

    赤子的迴歸,日後掀起驚濤駭浪。

    盧鶴紱一家

    11月,

    盧鶴紱和妻子抵達廣東國立中山大學,

    因為抗戰時期,

    中山大學仍在不斷流亡重中,

    理學院院長康辛元,

    在塘口村迎接夫婦倆時,

    感慨地説:“你們從天堂墜入地獄。”

    盧鶴紱應答:

    “閒居非吾志,甘心赴國憂。”

    他本來是在實驗室搞實驗研究的,

    可在苦難的中國,

    實驗室的影子都沒有,

    盧鶴紱不得不轉為理論物理開課講授,

    他是中國開設核能課程的第一人。

    當時的生活十分艱苦,

    為躲避戰亂,在一座古廟裏,

    盧鶴紱給大四學生講授理論物理、

    核物理、量子力學等課程。

    他們夫婦住在農村,

    當地的村民經常會看到,

    這位美國回來的教授,

    把自己的孩子綁在背上在院子裏劈柴,

    他本該站在實驗室裏揮斥方遒,

    如今卻揮着手中的這把柴刀.......

    即使在這樣的環境中,

    盧鶴紱仍密切關注國際學界的動向,

    只要是能獲得的學術雜誌,

    他全部手寫抄錄下來,

    這一本本厚厚的手抄,

    未來成為為中國核能領域,

    培育人才的星星火種。

    1945年,

    美國原子彈在日本爆炸,舉世震驚。

    盧鶴紱撰寫《原子能與原子彈》一文,

    發表在《美國物理月刊》上,

    他透過理論估算,

    推導出鈾235原子彈等一系列重要數據,

    使美國獨家保有的絕對機密大白於天下!

    這篇文章引起國際震驚,

    權威們壓根沒想到居然會是一名中國人,

    破解了美國如此重要的機密!

    盧鶴紱因此被譽為,

    “世界上第一個揭露原子彈祕密的人”。

    這些重要的數據理論,

    第一次給中國人,

    全面介紹了原子能物理知識及其應用。

    新中國成立後,

    盧鶴紱,

    被聘請入復旦大學代號“546”的神祕科系,

    執教了兩年,

    這個科系只為培育原子核科研、

    工程專業人才,

    盧鶴紱將自己當年的手抄學術雜誌,

    還有自己關於核物理的知識,

    全部傾囊相授給這些特殊的學生。

    後來從這裏,

    走出了我國核武界中的半壁江山:

    兩彈一星元勳中的7位巨星,

    核武事業的90名工程師,

    還有解放軍高級將領,

    包括日後的核基地司令,

    都在這裏聽過盧鶴紱的課。

    他們見了盧鶴紱,都要尊稱一聲“老師”。

    中國核武這座龐大的工程,

    盧鶴紱是真正的、鮮為人知的奠基人,

    由此,

    他被譽為“中國核能之父”。

    1956年,

    盧鶴紱成為全國最年輕的一級教授,

    並擔任上海原子核研究所副所長。

    儘管當了官,可他一向”疏權貴親卒伍”

    閒暇時與下屬們無話不談。

    他還會應大家的要求,

    爽朗唱上一段京劇。

    十年動盪時期,盧鶴紱被關了起來。

    但由於他的身份太特殊,

    他的工作又太過重要,

    上面為了防止盧鶴紱被“武鬥”,

    或因一時想不開發生意外,

    專門派人來“牛棚”陪他一起住,保護他;

    在一些批判大會上,

    職工們因他平素的平易近人和樸實純真,

    沒有人對他有任何侮辱人格的過激行為。

    1980年,

    盧鶴紱當選為中國科學院院士,

    他從未停止科研創新的步伐,

    1995年,81歲的盧鶴紱,

    還與他的弟子王世明一起撰寫,

    《對馬赫原理的一個直接驗證》一文,

    在美國權威雜誌《伽利略電動力學》發表,

    該雜誌的主編評價這篇論文,

    “開闢了挑戰愛因斯坦的新方向”。

    當年,在盧鶴紱離開後,

    和他同一個實驗室的另外兩個物理家,

    都獲得了諾貝爾獎。

    可就算沒有諾獎,

    盧鶴紱對世界的影響也並不打折扣。

    基於盧鶴紱對核物理學作出的卓越貢獻,

    國際稱他是:

    “世界上第一流的原子能物理學家”。

    他被英國劍橋傳記中心,

    授予“二十世紀成就獎”,

    並載入英國劍橋傳記中心《國際傳記辭典》;

    美國傳記研究院,

    也授予他”國際成就獎”,

    並載入美國傳記研究院《世界五千人物》,

    及《五百權威領導人名人榜》。

    美國德克薩斯州,

    建立起了名為“盧鶴紱實驗室”的,

    全美中學最好的科學實驗室,

    並豎起了盧鶴紱的銅像,

    這是美國第一次為中國科學家塑立雕像。

    美國檀香山市還把每年的6月15日,

    定為“盧鶴紱日”。

    能得到世界如此厚重讚譽和對待的中國人,

    寥寥無幾。

    而在盧鶴紱為祖國奉獻的那些年裏,

    他的弟弟盧鶴紳也在為美國奉獻着,

    盧鶴紳在被美國航空公司,

    高薪聘請為高級設計師後,

    就放棄了中國國籍,加入了美國籍。

    此後幾十年,盧鶴紳為美國的航空武器研發,

    立下了“汗馬功勞”,

    成功為美國研製出F14雄貓戰鬥機,

    和A6艦載機,

    尤其是F14戰鬥機,

    它是上世紀七、八十年代的王牌戰機,

    美國軍事力量因此大大增長,

    而那個時候的美國,

    正在對我們採取技術封鎖措施。

    從美國離開那日起,

    一個選擇,讓親兄弟成為陌路人,

    弟弟為美國研發戰機牽制中國,

    哥哥為中國傾盡畢生心血成核能之父,

    終其一生,再無相見......

    1997年,83歲的盧鶴紱悄然離世,

    他的離去,

    是中國的巨大損失,

    是世界物理學界的巨大損失!

    天涯赤子,滿腔熱忱,

    身體力行,如日之恆。

    盧鶴紱身上,

    凝聚着的是科學家對祖國,

    最深沉最真誠的愛。

    我們的祖國能擁有自保能力,

    能有今天的強大,

    離不開像他這樣棄國外榮華,

    為祖國開天闢地的科學家,

    他們是最偉大、最值得我們尊敬的人!

    人可以失小節,卻不能失大義,

    也許留在哪裏是個人的選擇,

    但前提是不能把武器對準自己的祖國!

    盧鶴紱雖走,

    但靈魂不滅,精神永存,

    希望這位愛國科學家的故事,

    流芳中華百世!

    盧鶴紱視頻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户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