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月工作室 / 12明朝時期 / 明代末期丁雲鵬三十七幅繪畫賞析

分享

   

【葉城到香港物流】明代末期丁雲鵬三十七幅繪畫賞析

2021-01-15  聽月工作室

       明代中葉以前,基本上沒有專門的人物畫家,戴進、吳偉、唐寅、仇英等都兼善人物。明代後期,人物畫的成就要高一些,也出現了較重要的人物畫家。最著名的有八大山人、曾鯨、陳洪綬、丁雲鵬、董其昌、徐渭、張宏、崔子忠等。這裏我們介紹丁雲鵬繪畫作品。

丁雲鵬(1547~1628尚在)明代畫家。字南羽,號聖華居士,安徽休寧人。卒年不詳,天啓五年(1625)尚在作《白馬馭經圖》,瓚子,詹景鳳門人。工書法,學鍾繇、王羲之。畫善白描人物、山水、佛像,無不精妙。白描酷似李公麟,設色學錢選。絲髮之間而眉睫意態畢具,非筆端有神通者不能也。兼工山水、花卉。中年用筆細秀,略近文徵明、仇英畫法,晚年風格樸厚蒼勁,自成一家。 供奉內廷十餘年。與董其昌、詹景鳳諸人交遊,故流傳作品多有董其昌、陳繼儒等人的題贊。董其昌贈以印章,曰毫生館。其得意之作,嘗一用之。萬曆八年(1580)作江南春扇,天啓元年(1621)作夥溪漁隱圖。

丁雲鵬是最著名的人物畫家,他工給的筆法高古文雅。他最擅長的是佛教題材,佛祖、菩薩、羅漢在他筆下既栩栩如生,又莊嚴肅穆。

傳世作品有《菩薩授經圖》、《秋景山水圖》、《馮媛擋熊圖卷》、《三教圖》、《樹下人物圖》、《白描羅漢圖》、《釋迦牟尼圖軸》、《葛洪移居圖軸》、《紅衣羅漢圖》、《達摩面壁圖》、《洗象圖》、《五相觀音圖》、《十八羅漢圖卷》、《掃象圖軸》、《雲山圖軸》、《白馬馱經圖》、《六祖像圖》、《煮茶圖》、《玉川煮茶圖》、《秋林書屋圖》、《觀音圖》、《桃花源圖》、《潯陽餞別圖》、《少陵秋興圖》、《漉酒圖》、《獅蠻圖》、《廬山高》、《松泉清音圖》、《桐蔭讀經圖》、《洛神圖》、《松蔭讀經圖》、《秋水山景圖》、《三教合流圖》、《竹林觀音圖》、《長眉尊者漉身圖》、《松巔函虛》、《畫應真像》等。《另外,《程氏墨苑》《方氏墨譜》中之圖繪大半出其手筆。

明代末期丁雲鵬《菩薩授經圖》賞析

  《菩薩授經圖》水墨紙本,縱141釐米橫68釐米,1606年作。

此圖所繪內容為:觀世音菩薩授經的故事,此品自隋迄宋,歷代都有,最早出現在敦煌莫高窟第303窟人字披的《普門品》上,以描繪得十分詳盡,從“無盡意菩薩即從座起,姿態安詳”一表現觀世音菩薩授經的全部過程。自明朝起此種繪法巳發生巨大的改變,此品的畫法巳在法華會的二邊,此畫所表現的只是一個局部,在觀音菩薩的周圍則只畫眾多信徒向觀世音求真經的場面。

畫中所作人物以線描為主,所用之線、深得用筆三味,落筆穩,壓力大,速度快,恰如蘇軾詠吳道子作畫詩中所説“當其下手風而快,筆所未到氣以吞”正是這種高難度的技巧和磅礡的氣勢,賦予作品以強大的生命力,造就了畫面飛動的藝術效果。這裏要指出的是,丁雲鵬所作的白描法,多用折蘆描和鐵線描,這得力於他的版畫創作,當時丁雲鵬為新興的版畫創作作了很多的描圖,並親自創作,豐富和提升了他的白描水平,是同時代畫家不能比擬的。所繪觀音神情靜穆,羅漢俯首友頤,眼視空茫,授經人則凝神默想,內心的澄清和畫面的寧謐統一於形象之中。侍婢們較為活躍的姿態和不同的表情。對比觀音的嚴穆,突出了主題。

此圖曾被晚清收藏家王孝禹收藏,左下角有“王孝禹收藏記”。王孝禹(1847-?),名瓘,字孝禹(一作孝玉)辛亥(1911)後,以字行,四川銅梁人,李浚之在《清畫家詩史》中稱“由舉人官江蘇道員,曾為二江總督的幕僚,工篆,尤善隸書,得鄧石如、趙之謙楊沂孫諸家之長,兼工篆刻,亦善山水,所作山水蒼渾秀潤,能詩,精鑑別,富收藏,以金石書法聞名於世人。”

明代末期丁雲鵬《秋景山水圖》賞析

  《秋景山水圖》絹本設色,縱63.5釐米,橫27釐米。廣東省博物館藏。

此圖寫天高氣爽,萬木紅綠相問,高人曳杖橋頭賞景。遠山畢現,屋舍掩藏。山水相環,景緻宜人。該圖取法董巨,用筆凝重圓潤,有別於丁氏的平常面目。畫中石法、樹法渾厚拙重,別有一種韻味。整幅作品變化多樣而基調統一,敷色輕淡冷峻,有一股活色生香的境氣撲人眉宇,進一步加強了畫面閒和嚴靜幽雅的氣氛。

明代末期丁雲鵬《馮媛擋熊圖卷》賞析

  


《馮媛擋熊圖卷》紙本設色, 縱32.6釐米,橫148.8釐米。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按題可知,此圖作於明萬曆十一年(1583年)。

此圖以翠竹、梧桐、椿樹、湖石為背景,表現了馮媛擋熊的故事場景。據《漢書·外戚傳下·馮昭儀》記載,漢建昭中,元帝率左右隨從,於後宮觀鬥獸。突然有熊逸出圈,攀欄欲上殿,馮婕妤衝上前擋熊而立,保護元帝免遭傷害。後世多以馮媛擋熊的典故讚揚女性臨危不懼﹑奮不顧身的精神。

本幅款署:“萬曆癸未春丁雲鵬寫。”下鈐“南羽”朱方印。引首有吳元滿篆書“馮媛當熊”四字,尾紙有吳時堯、施於民題跋。

明代末期丁雲鵬《三教圖》賞析

  

《三教圖》圖軸,紙本,設色,縱115.6cm,橫55.7cm。現藏台北故宮博物院。

圖左下款署“善男子丁雲鵬敬寫”。鈐“丁雲鵬印”“南羽氏”。畫上有陳繼儒題記。

此圖畫孔子、老子、紅衣羅漢坐於樹下共同探究玄理的情景。畫中三位智慧長者面目嚴肅,神情專注,孔子儒雅敦厚,循循善誘,正發表言論;老子道貌岸然,謹慎而善辯,他注視着對方,似乎準備隨時發問;紅衣羅漢雙目低垂,安詳而平靜,從他緊鎖的眉頭可以看出他已沉于思索之中。

明代,隨着儒、道、釋三教的融合,宗教題材的繪畫也隨之有了世俗化的傾向,此畫中的宗教人物與作為供養的神仙不同,脱離了程式化的因素,有着鮮明的個性特徵和情緒化色彩,同時融入了文人的審美情趣。其人物造型古拙、氣質端莊文雅,體現了明後期文人畫注重表現個性的風尚。畫法上,運用“高古遊絲描”,細勁而“筆力偉然”,既有古樸之感,又具有時代氣息。設色古妍冷雋,尤其是人物服飾的紅色、蘭色與赭色,賦色沉穩和諧。山石樹木勾勒添色,取法文徵明,小青綠設色,文靜典雅,營造了一種靜謐清淡的意境,引人入勝。

明代末期丁雲鵬《樹下人物圖》賞析

  

《樹下人物圖》立軸,紙本,設色,縱146釐米, 橫75.5釐米,(日)私人藏。

圖中黃衣童子執扇炊茶,青衣居士閒數念珠。石布青苔,地生茵草,湖石清涼,碧樹成蔭。樹石巧妙地環繞成回字型構圖,以其深濃繁細烘托淡雅洗練的人物,使後者成為觀者矚目的中心。全幅造型、用筆謹勁細秀,設色典麗清雅。

明代末期丁雲鵬《白描羅漢圖》賞析

  

《白描羅漢圖》手卷 水墨紙本 縱32釐米橫665釐米。

鈐印:雲鵬題識:南羽丁雲鵬敬繪鑑藏印:古之人人之古;春水船;白雲山樵;吳大;汪士元審定印;觀海者難為水;曉夫;存存道者;戴信之鑑真印注:清代裝裱。

  

明代末期丁雲鵬《釋迦牟尼圖軸》賞析

  明 丁雲鵬 釋迦牟尼圖軸 紙本設色 140.7×58cm 天津博物館藏

《釋迦牟尼圖》是丁雲鵬佛像代表作。作品描繪的是佛祖釋迦牟尼在山崖之間面壁沉思悟道的情景。畫面以青綠山水的畫法繪製環境,長松刻畫細膩,白衣人物在山石的青綠之間格外突出。款署:“甲辰春暮佛弟子丁雲鵬敬寫。”鈐“丁雲鵬印”朱文、“南羽氏”白文印。“甲辰”為明萬曆三十二年(1604年),畫家時年57歲,此時正是丁雲鵬的佛像畫的創作高潮期。

明代末期丁雲鵬《葛洪移居圖軸》賞析

  丁雲鵬《葛洪移居圖軸》,設色紙本,縱49釐米,橫29.9釐米。現藏台北故宮博物院書畫處。

圖中畫一人騎牛方度橋。一僕導前。一僮擔琴書後從。一犬隨之。一嫗控牛緣山崖行。一婦抱嬰兒坐牛背上。林木蓊翳,雲山鮮明,層崖之間,微露茅屋。鈐‘丁雲鵬印’、‘南羽’二印。

明代末期丁雲鵬《紅衣羅漢圖》賞析

  明 丁雲鵬 紅衣羅漢圖 南京十竹齋2015春拍 成交價134.4萬元

丁雲鵬是仇英之後最著名的人物畫家,以畫人物、佛道最負盛名,尤善白描。其白描線條酷似李公麟,細勁而有力,飄逸而行止如意。設色學錢選,淡雅而清麗。早年人物畫用筆細秀、嚴謹,取法文徵明、仇英:晚年變其為粗勁蒼厚,自成一家。丁雲鵬與董其昌、詹景鳳等人交友。在明末人物畫中,丁雲鵬和陳洪綬、崔子忠合稱為三家。他的影響在清代胡敬的《國朝畫院記》中寫到:“明丁雲鵬道釋像,其法本宋人,與粱唐壁畫之以奇詭善能者流派自別。”

款識:萬曆戊子三月望日,佛弟子丁雲鵬薰沐謹寫。

明代末期丁雲鵬《達摩面壁圖》賞析

  明 丁雲鵬 《達摩面壁圖》西泠印社2006秋拍 成交價225.5萬元。

此圖作於其六十一歲時,正是由細入粗風格轉型已臻成熟的作品。寫達摩面壁,虯髯滿面,眉目間有剛毅自信之色,衣紋則頓挫有力,與四周圓轉的石骨適成對比,將人物的個性,在一片靜穆沉厚的灰色調中凸現了出來。這種冷灰的墨色,不易取巧,難邀俗賞,但卻深沉古雅,不只是本畫內容的需要,更是作為文人畫家的丁雲鵬對藝術品位的追求,很雅、很靜、很厚,讀之可暫忘塵世,心境空明。

明代末期丁雲鵬《洗象圖》賞析

  《洗象圖》作者:丁雲鵬,創作年代:1588,規格:縱132釐米橫34.2釐米,材質:絹本水墨設色。

此作在窄長的豎形構圖中,巧妙的安排了“童子洗象”場景,通過色彩的呼應、動作及神情的暗示性指向,將上下的山石、樹木與中段的洗象、旁觀有機地連綴起來,整個畫面疏朗、明潔,透出高古靜穆的氣息。其中,人物與大象均以細謹線描精工勾勒,毫髮畢生,且能據不同對象的不同質感運用相應描法,各盡其態,尤以旁觀菩薩(習慣上大家以其為文殊菩薩,但也有可能是普賢菩薩,因大象為普賢坐騎,待考)與天王最為精彩。菩薩線描輕柔飄動、婉轉有致,天王線描則緊勁古健,輔以賦色分塊,姿態上一雍容舒展、一威武警立;畫面山石樹木等配景則以略粗之筆勾寫,淺淡青綠設色遠追錢選,勾寫形態取法文徵明,但不取其細而取其粗,在裝飾造型中更顯古拙。 以“掃象(洗象)”為主題的作品在晚明頗為流行,但其圖像來源與依據,以及流行的原因等,都還有待進一步研究。晚明有記載指出,“掃象”一題是在玩弄曖昧的雙關語遊戲:“掃象”意即“洗象”,但同時也有“掃相”之意。此類畫題曾有幾個版本歸屬於錢選名下,在丁氏傳世作品中,也有數幅此類作品,作於1588年的《掃象圖》(台北故宮博物院藏)與本幅較為接近,只是人物更為眾多,洗象與旁觀場景相對集中,相比之下,本幅作品更為文秀古雅,凸現丁氏白描功力之精湛,難怪董其昌贈“毫生館”印章譽之。

明代末期丁雲鵬《五相觀音圖》賞析

  《五相觀音圖》紙本設色,縱28.58釐米橫561.34釐米,美國納爾遜-艾金斯藝術博物館藏。畫家畫出了觀音的五種相貌,但都是高髻白衣,面相慈善,或坐,或立,或手執花籃,都為委婉女子形象,但最後一相畫家筆下的觀音是位蒼老嚴肅、身著白衣的婦人,其坐在靠海的山岩中靜心修佛。丁雲鵬 ,明代畫家,字南羽,號聖華居士,善白描人物、山水、佛像,與董其昌、詹景鳳等交往甚深,故多幅畫作有董其昌、陳繼儒等人的題贊。

明代末期畫家丁雲鵬《十八羅漢圖卷》賞析

  明代畫家丁雲鵬《明丁雲鵬十八羅漢圖卷》該幅28.9x372.3公分;隔水一 13.5公分;裱綾一 18.8公分;裱綾二 18.6公分;隔水二 13.5公分是明代畫家丁雲鵬的畫作。現收藏於台北故宮博物院

該幅白描畫十八羅漢,手中分持柱杖、念珠、如意、麈尾、金剛鈴等,或行或坐。人物形貌有別,姿勢各殊,生動自然。衣紋細勁流暢,並略施墨染,表現立體感。面目輪廓、鬚眉髮絲,用筆纖細如縷,柔韌有力。由此觀之,丁氏之作誠如畫史所言,“絲髮之間,而眉睫意態畢具”。

明代末期丁雲鵬《掃象圖軸》賞析

  丁雲鵬《掃象圖軸》,明代,紙本設色,縱140.8釐米,橫46.6釐米,現藏於台北故宮博物院。

一彎溪水蜿蜒而下,童子持帚掃象,其側有一菩薩倚坐而觀。‘象’、‘相’同音,‘掃象’即‘掃相’,意指破除對一切名相的執着。本幅的人物皆以中鋒畫成,衣紋線條遒勁,有若行雲流水,暢達流利。眉須毫髮絲絲入微,極其工細。這種筆法雖似李公麟的白描,但丁氏又加工着色,獨樹一幟。背景樹幹虯曲,點葉繁密,設色秀潤清雅,凡此種種皆見文派影響。此幀繪於萬曆戊子年(1588),是年丁氏四十二歲。

此軸學米,非丁雲鵬擅長之功。按照丁雲鵬自己的説法,做

明代末期丁雲鵬《雲山圖軸》賞析

 

  丁雲鵬《雲山圖軸》天津博物館藏

此畫是由於1607年見到董其昌《擬小米雲山》圖時偶得。此畫左側有董其昌這年九月題跋,對其技法多有讚賞。

此畫的罕見之處在於丁雲鵬與董其昌的技術交流並在同幅作品中出現,也同時表明董其昌的影響力其時很為深遠。

明代末期丁雲鵬《白馬馱經圖》賞析

  《白馬馱經圖》1625年時年80歲,現藏台北故宮博物院

款識:乙丑秋日奉 佛弟子丁雲鵬拜寫

《白馬馱經圖》是指漢明帝曾派遣蔡愔前往天竺求取佛經,兩年後,天竺僧竺法蘭與迦葉摩騰自西域以白馬馱經來至中國。此圖即繪白馬馱經的故事。本幅作於天啓乙丑年(1625),是丁雲鵬80虛歲之精心傑作。大體而言,丁氏晚年的道釋畫多以水墨為之,用筆粗放,而此圖則用設色細筆作畫,又迴歸至其早年的繪畫風格。然細審此作,發現樹幹平直少彎曲,幾層濃淡墨來渲染明暗的質感。畫葉寫意,僅用淡墨青綠層層點染八字爪型的樹葉。人物描寫高古臉型瘦削,肢體很是強壯的肌肉男;衣紋的線條遒勁簡古,很有裝飾的味道。全作一變早期的精工為疏簡,極具才氣的逸緻

此畫人物描畫細緻,栩栩餘生,觀者有如身臨其境,彷彿隨畫回溯到歷史長廊,感受滄海桑田的歷史變遷。圖中“乾隆御覽之寶”、“宣統御覽之寶”、“嘉慶御覽之寶”、“三希堂精鑑璽”等多處印款亦是錦上添彩,不可多得。此作為丁氏晚年作品,脱去早年之繁細作風,而趨疏簡清逸之畫境。

明代末期丁雲鵬《六祖像圖》賞析

  《六祖像圖軸》是中國明代畫家丁雲鵬的國畫作品。該畫為紙本設色,幅面127×60釐米,現藏於北京榮寶齋

丁氏擅畫佛像,此圖所繪的是禪宗六祖惠能在樹下頌經説法的情形。他的面前有三僧或站或立似在辯論經義。圖右有董其昌以六祖跋語為題,鈐"董其昌"印。

《六祖像圖軸》造型古雅,墨色沉穩,點苔佈線,純以筆勝,應是丁雲鵬的傳世作品。

明代末期丁雲鵬《煮茶圖》賞析

  《煮茶圖》,紙本設色,縱140.5釐米,橫57.6釐米,藏無錫市博物館。此圖右上繪一株玉蘭樹,花朵灼灼,繁而不亂。中部有一太湖石,玲瓏剔透。湖石旁邊點綴着紅花綠草,豔麗雅緻。中間設一榻,榻邊置一竹爐,爐上茶瓶正在煮水。盧仝安坐榻上,雙手置膝,靜待候湯。榻旁有一赤腳紅衣老婢,雙手端果盤走來。榻前石几上有茶罐、茶壺、託盞、書籍、古玩、山石盆景等,右側有一長鬚男僕正蹲地從缸中取水。全幅非常詳盡地描繪了煮茶情景。人物面容平和,鬚髮畢具,線條細勁,敷色自然。器物比例適當,描繪細緻。畫面人物神態生動,氣氛寧靜幽雅。

明代末期丁雲鵬《玉川煮茶圖》賞析

  《玉川煮茶圖》,紙本設色,縱137.3釐米,橫64.4釐米,藏北京故宮博物院。此畫左上角有丁雲鵬自題的款識:“玉川煮茶圖。壬子冬日為遜之先生寫於虎丘僧寮。”可知此圖是明萬曆四十年(1612年)冬在蘇州虎丘僧寮為“王時敏”所畫。清代曹寅有題畫詩云:“風流玉川子,磊落月蝕詩。想見煮茶處,頎然麾扇時。風泉逐俯仰,蕉竹映參差。興致黃農上,僮奴若個知。”內容與《煮茶圖》大致一樣,但場景有所變化。湖石後面增加幾竿修竹,一旁的芭蕉樹上綻放數朵紅花,使整個畫面增添絢麗色彩,充滿勃勃生機。畫中盧仝神態安詳地閒坐於青石上,背依蕉林修篁,頭戴發巾,身着素袍,手執羽扇,正聚精會神地凝視着置於座前樹墩上的茶爐,彷彿在靜謐中可聽到水的沸聲。身後蕉葉鋪石,上置湯壺、茶壺、茶罐、茶盞等。右邊一長鬚男僕持壺而行,似是汲泉而來。左邊一赤腳老婢,雙手捧果盤而來。

兩幅畫均以盧仝煮茶故事為題材,但所表現的已非唐代煎茶,而是明代的泡茶。

明代末期丁雲鵬《秋林書屋圖》賞析

  《秋林書屋圖》1578年 時年32歲現藏美國大都會博物館

青年時期就以人物畫而享譽鄉里,尤其刻畫人物肖像而為鄉人所讚許。徽州一位鹽商慕名欲請丁雲鵬畫一幅肖像,特地備好酒席上等寬待,宴席上丁雲鵬佯裝愛搭不搭的那種。數十日後這位商賈再次登門拜訪,丁雲鵬取出這位商賈的真容畫像,惟妙惟肖,令求畫者歎服不已。旋即傳播徽州,聞名遐邇,潤格求畫者絡繹不絕。

已知此件為丁雲鵬署明年款的最早作品,且為山水畫;同樣年僅32歲的丁雲鵬,山水畫也是非常傑出優秀的。從此作近景的坡石水岸、靈石茅屋、幾簇修長的雜樹草叢以及兩高士對坐茗茶闊論天下;到中景的瓦屋圍欄、木質拱橋、數枝修篁嫩竹和羅漢牀上的幾軸書畫;再到遠景的一泓飛泉、遠山如黛和蒼茫天空的疏白,都充分展示出丁雲鵬對這種巨嶂山水繪畫時的駕馭能力。尤其對雜樹和景物的層次穿插和色彩的對應反差以及山勢山體的水墨皴擦和點苔處理能力,都是非常嫺熟的。説明了在恩師詹景鳳的指導下,在山水巨嶂的處理上,“青出於藍,而勝於藍”,這點從目前已知存世詹景鳳的作品中,正是其最缺少的。

款識:萬曆戊寅秋日呈星樓先生丁雲鵬,鈐印:南羽(白)丁雲鵬印(白)。

明代末期丁雲鵬《觀音圖》賞析

  《觀音圖》1582年時年36歲現藏遼寧博物館

《觀音圖》為白色素衣觀音大士正端坐於褐底青石之上,雙目下垂、朱脣輕啓,似有俯覽世間萬物百態之勢,身邊左手置一淨水梅瓶,並插新篁數枝。整幅畫面氣韻素雅超逸、一片靜謐、天機造化、毫無矯揉造作之態。此幅作品證實了丁雲鵬在36歲之時,極有高深的文化藝術和美學修養、儒釋的虔誠心態、恬淡無欲的心境,以及不斷尋求“以心寫物”的藝術探索和追求。

從畫面的構圖看,打破常規繪畫的繁複豐富,一改簡逸風格。觀音大士居畫面中部,上下留白天地開闊,形成突出中心思想的畫面,顯示出觀音大士身居瑤池仙境、清修冥思的情境。其次打坐青巖的冷暖色彩相對應、用筆纖細秀潤,近於吳門仇英的畫法。而面部刻畫也有着鮮明的個性特徵:造型舒朗秀潤、氣宇肅穆莊嚴、設色淡雅質樸,體現了晚明文人繪畫注重表現個性的表現,將深奧的佛學文化淺俗易懂融入了幾分世俗的生活氣息,雖寥寥數筆,卻表現出丁雲鵬“以心寫物”來描寫觀音大士的生動形象。清姜紹書《無聲詩史》中所言:“丁雲鵬畫大士羅漢,功力靚深,神采煥發,展對間恍然身入維摩室中,與諸佛對話,眉睫孔皆動”。

款識:萬曆壬午春暮善男子 丁雲鵬拜寫。鈐印:南羽(白)蕉露館(白)。

明代末期丁雲鵬《桃花源圖》賞析


《桃花源圖》1582年時年36歲,現藏上海博物院。

款識:壬午春日為純吾尊叔寫雲鵬

鈐印:南羽(朱)

此作也為36歲所作,丁雲鵬一生不變的就是點苔,尤其在細筆處理上。這種散而不亂,亂中有致的中鋒點苔,多在勾皴山石的線條邊緣重負補筆,晚年後改為中鋒略微帶橢圓型的點苔。其次還有設色,基本也是一成不變,延續錢選這種淡而不豔,冷暖呼應的秀麗。此作雖為扇面,但繪畫表現的空間巨大、河水幾經曲折廻繞源遠流長,三兩人物點綴豐富了畫面的神采。在山石和樹叢以及景物上安排上,值得後世畫家們借鑑學習。

明代末期丁雲鵬《潯陽餞別圖》賞析

  《潯陽餞別圖》1585年時年39歲,現藏美國大都會博物館

款識:乙酉冬日寫於揚子侯成趣園 丁雲鵬

畫幅之上為明萬曆丙戌(1586)年劉然題寫楷書《琵琶行》。此圖取唐代白居易《琵琶行》詩意。通過寫琵琶女生活的不幸,結合詩人自己在宦途所受到的打擊,唱出了“同是天涯淪落人..”之意境。此作的設色即為標準的錢選版本,明豔之中有股淺淺的淡雅,冷暖呼應中有股暖流來祥和畫面的情趣。

明代末期丁雲鵬《少陵秋興圖》賞析

  《少陵秋興圖》1586年時年40歲,匡時2016秋拍2875萬。

款識:少陵秋興丙戌九月之吉治下編氓 丁雲鵬敬寫

《少陵秋興圖》作於萬曆十四年(1586),丁雲鵬時年四十歲。圖中繪茂林修竹,清流激湍,一高士在假山前眺望遠方,旁邊有一童子正緩緩前行,人物閒雅古淡,詹景鳳説丁雲鵬人物學錢舜舉,應指其用筆具古拙之感,觀《少陵秋興圖》證此言不虛。畫面的右端聳立着遒勁挺拔的松樹,並且撐滿畫面。以假山為界,左端為巨石垂立,山腳有一小橋蜿蜒於畫面之外,池中有幾許漣漪,深得秋興之味。此圖為淺絳小山水,深得秋興之神,可稱杜子美千秋知己,一派蒼茫蕭爽之氣,浩浩落落襲人襟袖。引首題寫者為何其賢,字少愚,號白嶽山人、天都外史,徽州府休寧人。明嘉靖二十九年(1550)知寧遠縣事,善水利,官至南京江西道監察御史。多次遊九疑謁舜陵,明蔣鐄撰《九疑山志》卷八錄其《九疑歌》一首。

明代末期丁雲鵬《漉酒圖》賞析

  《漉酒圖》1592年時年47歲,現藏上海博物院

款識:漉酒圖丁雲鵬

此畫描繪的是東晉陶淵明漉酒的生活情景,漉酒即將所釀的新酒用紗布過濾澄清的一道工序。畫面中央,陶淵明脱巾散發,籍虎皮而坐,風神瀟灑、氣度軒昂,兩童子相對助其漉酒,稚氣可掬。上方有三樹高柳,綠茵濃密、樹根石隙、菊英繽紛,競吐芬芳。柳菊相應,點明瞭夏末秋初釀酒的節候特徵,也渲染了陶淵明獨特的品格與心胸。本圖着意通過人物動態神情的刻劃,環境道具的烘托,成功表現出陶淵明超曠虛靈、靜穆、澹遠的性格。

明代末期丁雲鵬《獅蠻圖》賞析

  《獅蠻圖》1594年時年49歲紐約蘇富比2014秋拍19.7萬美金

款識:甲午冬日丁雲鵬寫

丁雲鵬在1594-1596年以後,畫風發生一些突然性的變化,行筆開始疏爽、線條簡勁、粗筆濃墨、形象誇張、表情怪誕,這種“寧拙勿巧、寧醜勿媚”的變形畫風,為晚明衰落的人物、道釋畫開創新局;其實與他為徽州制墨名家程君房的《程式墨苑》有着重要的關聯。《程式墨苑》十二卷,繪圖520幅,全部由丁雲鵬繪製;徽州歙縣虯村黃氏木刻名工黃轔、黃應泰、黃應道鐫刻,徽州滋蘭堂套色印刷。

明代末期丁雲鵬《廬山高》賞析

  《廬山高》1599年時年54歲,現藏台北故宮博物院

此作構圖緊湊密實,以細筆牛毛皴描寫山石;有似王蒙的筆法,古樸厚實,渾然天成。在山體架構的佈局上,又與沈周《廬山高》有些相似,甚至篆書題寫《廬山高》三字的手法也和沈周作品基本雷同。所繪山頭的岩石為捲雲皴,造就這種看似有動態的效果,此類筆法在丁雲鵬的作品中很少見。

明代末期丁雲鵬《松泉清音圖》賞析

  《松泉清音圖》1606年時年61歲,現藏台北故宮博物院

款識:丙午秋孟寫於石葉山居丁雲鵬

丁雲鵬非常善於巨嶂山水的繪製,這在新安畫派的畫家中也不多見,且設色淡雅,畫面恬靜,一片祥和之氣。該作遠景為巨嶂聳立,雲霧曲迴繚繞;中景一泓飛泉,煙雲瀰漫;近景則溪流潺潺、高松虯曲、文士停琴,對岸深思。本幅人物造型古拙,氣質端莊文雅,體現了明後期文人畫注重表現個性的風尚。人物衣紋運用“高古遊絲描”,細勁而“筆力偉然”,具有古樸之感。山石樹木勾勒添色,用筆秀潤工謹,設色明淨古雅,營造了一種靜謐幽遠的意境。

明代末期丁雲鵬《桐蔭讀經圖》賞析

  《桐蔭讀經圖》1607年時年62歲,大唐拍賣2006年春16.5萬

款識:丁未春五月 佛弟子丁雲鵬敬寫

丁雲鵬這種樹葉的繪畫技法從始不曾改變,先取一葉中間為一根線,後左右兩邊一撇一捺畫成樹葉狀,其實更像古時蟻幣,後再擴至五葉,在五葉的基礎上擴展,及至數層。這就是佛家“一花開五葉”,出自《六祖大師法寶壇經》付囑第十:“吾本來茲土,傳法救迷情。一花開五葉,結果自然成”。也有後人稱“一花開五葉”是指自達摩禪師東渡傳道以來歷經慧可、僧璨、道信、弘忍、惠能六代方使得禪宗成為中國佛教第一大宗。晚明吳門時期非常風行,至清乾嘉時期基本杜絕,這也是書畫鑑賞判斷作品年代的一個參考信息。

明代末期丁雲鵬《洛神圖》賞析

  《洛神圖》1609年時年64歲,現藏重慶三峽博物館

款識:己酉泊舟楓橋為非菲麗人寫雲鵬

所畫不過一人而已,白描洛神凌波冉冉而行,衣裙迎風飄舞,回首含睇之態。因泊舟楓橋,看來蘇州又是匆匆之行,來不及為“非菲”麗人留下更多的筆墨。但是後人們想象空間巨大,從前後收藏鑑賞印來看,有高士奇、同鄉朱之赤等名家收藏唱詠,題字者共計十九人。文人們附俗風雅,原來就是這樣來玩的。

明代末期丁雲鵬《松蔭讀經圖》賞析

  《松蔭讀經圖》1609年時年64歲,崇源2009春拍112萬

款識:己酉春日 佛弟子丁雲鵬敬寫

透過以上高僧大德這種高逸閲書的神態與恬靜的心態,我們可以明顯察覺到如果畫家丁雲鵬沒有高深的文化與儒釋素養,無論如何是不可能表現出僧人的肅穆和高雅逸緻的。有同時代文雲:“代之五台山有仰崖慶公,主寺龍泉,善説法要,……彰山丁生善寫佛菩薩象,生氣意態,使人瞻之道心開霽,莫知然而稽顙之不暇,豈吳生龍眠其前身也歟?丁生聞予道慶師之高,方將裹糧問法,慶師聞予道丁生之奇,遂不遠千里,求丁生寫諸祖道影,藏之峨嵋衡嶽,意在慈波慧炬,照潤千古,殊勝事也”中。從以上文字中可以印證出丁雲鵬為畫神佛羅漢,訪求名僧問法,深研佛學的具體事蹟。並且我們也可以感覺到作畫家本人亦以虔誠的信念沉浸此中,從而使感情、筆墨技巧化一,達到情境兩忘的境界。

明代末期丁雲鵬《秋水山景圖》賞析

  《秋水山景圖》1614年時年69歲,現藏温州博物館

款識:更聞楓葉下浙瀝度秋聲甲寅九月之望寫於虎丘僧寮雲鵬

新安畫派“開山始祖”詹景鳳是丁雲鵬的恩師,有《丁南羽畫山水歌》七古一首,描述丁雲鵬作畫的情形,詩云:“丁生傲兀思離奇,登樓十日眾不知。科頭獨坐青松古,坦腹空山白日遲。興來大嗷忽高居,援筆煽赫生風雨。千里移來屋壁看,江山杳靄知何處”?“人間好手若有此,誰謂顧陸與張吳;卓然一時生便死,眼中之人吾與子?”在詹景鳳的眼力,丁雲鵬無疑是把繪畫的“人間好手”,是唯一能與自己相提並論的畫家。

明代末期丁雲鵬《三教合流圖》賞析

  《三教合流圖》嘉德2011秋460萬

丁雲鵬作徽州休寧城關西門人,離黃山其實不過80裏地;在他遍遊名山大川之後,對黃山更是情有獨鍾,曾書此登臨,並精心繪製黃山總圖,煙雲幻化,墨沉淋漓。明萬曆二十七年(1599)為刊本《齊雲山志》而繪製《白嶽全圖》長卷,從巖前登封橋、白嶽源起,至僧帽山一帶止,沿途一峯一崖,一橋一亭,處處清晰,歷歷在目。長卷用白描的手藝術地再現白嶽勝地,筆性古姿俊秀,山勢偉岸跌宕,且有當時文壇名流題詠,可惜不知今存何處?

明代末期丁雲鵬《竹林觀音圖》賞析

  明 丁雲鵬 竹林觀音圖 137.5×53.5cm嘉德2013春拍 估價350萬元

此圖畫竹林觀音坐像,面容端莊,寬額豐頤,極為秀美,衣紋以鐵筆勁勾,其後磐石骨突,翠竹含煙。石下林後,波光如鱗,遠水接天。畫石用筆圓厚,其法由宋人郭熙變出,蒼鬱清潤,在拙樸中顯出其早中年時期的靈氣。人物線條似瘦似硬,石則忽用圓筆而多淡墨暈染,凸現了觀音超凡脱俗的風神。

甲寅為萬曆四十二年,丁雲鵬六十八歲,是其晚年精作。

題識:甲寅小春之四日,佛子丁雲鵬敬寫。

明代末期丁雲鵬《長眉尊者漉身圖》軸賞析

  《長眉尊者漉身圖》軸是《十六羅漢圖》中的一幅,該套羅漢圖相傳最早出自於晚唐五代名家貫休筆下。不過,台北故宮博物院出版的這套羅漢圖卻標註為——南宋、傳貫休。不管是不是五代貫休的作品,原作早已流失到海外,現珍藏於日本高台寺並被列為最重要的日本“文化財”。今天展示並也有意優惠轉讓給有緣人的《長眉尊者漉身圖》系丁雲鵬的臨摹本,據此可以推算出,原作應該是在明末之後才流失海外的,而且丁雲鵬也絕對不會只臨摹其中的一幅,應該是整套。但很遺憾的是,我查了很多資料,沒有發現丁氏有其餘作品傳世。如此幅為孤品,則更顯珍貴。

作為明末著名的宮廷畫家,丁雲鵬所流傳至今的作品並不多,且大多數都珍藏在國內外著名的博物館,海內外極少數大藏家手裏也有很少量的收藏,家藏這幅丁雲鵬臨摹五代貫休的《長眉尊者漉身圖》是其中之一。此畫是祖傳唐宋元明清五個朝代宮廷佛教繪畫頂級精品系列中的一幅,也是首次公開展示。

明代末期丁雲鵬《松巔函虛》賞析

  明 丁雲鵬松巔函虛台北故宮博物院藏

《松巔函虛》台北故宮博物院藏,全作筆法變化多端,松樹用細筆鈎畫,蒼勁古樸,並以乾筆短皴描寫遠景山頭繁複的石稜,用大筆皴擦寺旁的巨巖,復以濃墨乾筆表現近景堅硬的石塊。本幅筆墨蒼勁,淡赭著色,沉鬱中而有雅淡之韻。全作氣勢雄渾,構圖密實,但毫無迫仄之感,為丁氏山水畫中的精品。此幀作於萬曆甲寅年(1614),丁氏時年六十八歲。

明代末期丁雲鵬《畫應真像》賞析

  明丁雲鵬《畫應真像》台北故宮博物院藏

十六羅漢是丁雲鵬喜愛的道釋畫題材,萬曆癸丑(1613)暮春,丁雲鵬六十七歲,便在蘇州的虎丘僧寮畫了四軸羅漢,每軸均畫四位尊者。這四軸羅漢如今皆為本院所藏,此軸即是其一。

幅中的四尊羅漢,一在巖窟中閉目禪定,一專心誦經,另一手持念珠,尚有一尊持麈開示。畫中人物頭大身短,面部表情誇張。衣紋線條轉折方硬,山石、樹幹皆用濃墨畫成,用筆沉著蒼勁,樹葉鈎描仔細,裝飾性強。全作別具有一種拙趣。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户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